周一10142019

Last update10:44:3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晋豫之行日记(2)- 萧功秦 - 第五页

晋豫之行日记(2)- 萧功秦 - 第五页

文章首页
晋豫之行日记(2)- 萧功秦
第二页
第三页--古书院之破落
第四页
第五页
第六页
第七页
全部页面

 

2006年8月16日星期三   晴

下午五点参加一些朋友的聚会。大家要我谈谈我对中国现实的看法,我的分析大体如下:八十年代中期的改革开放,是一场全能主义新政,引发了知识分子中的激进自由化运动,政府在八九事件中,用铁腕实现了激进自由派的边缘化,这是新权威主义第一步,九二年邓小平南方讲话,又进而反对党内保守的左派势力,并使之这种党内左的势力也边缘化了,从而走出了新权威的第二步。这样,中国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就完成了从全能主义体制向新权威主义体制的转型。然而,这种脱胎于全能主义的新权威主义,是一种“极强国家——极弱社会型”的新权威主义,它的优势是,强大的国家力量可以通过压抑自主的政治参与的过敏的超前爆发,来为解决重大问题赢得时间与稳定秩序,中国经济上的奇迹与此有关。

另一方面,它的问题是,社会极弱带来的对权力监督的无能为力。在这种情况下,过度的谨慎又可能进一步引起了地方政府加强社会控制的倾向。这一倾向又由于极弱社会无法抵制加强控制的倾向而得心应手,其后果可能会出现路径依赖。即选定的以强控制来解决问题的路径,在遇到问题后会进一步强化这一强控制路径,进入“路径锁定”状态。中国现代化必须通过制度创新来克服这一路径依赖,因为只有鼓励制度创新,才有可能形成无数微观的试错机制,正是这种机制,才能产生有效的解决问题的制度与办法。而这种试错机制的产生又需要自由宽松的环境。

2006年8月17日星期四   晴  

   上午我一个人参观河南省博物馆。拍了四十多张相片。中午乘车到酒家用餐。一路上我问这位郑州郊区农民出身的的士司机,家乡的情况最让你头痛的是什么,他说还是村干部腐败。我说民主选举是不是有用。他说,选以前干部为了当选都说得很好听,但一选上村干部就腐败起来,要等上四年后再有可能选其他人。我想,看来乡镇干部的民主选举也不是万能药。民主化是一个系统工程。民主选举如果不与监督制度结合起来,只是让“终生腐败制”变成“四年腐败一次”,虽然有进步,但进步是有限的,看来,腐败也需要综合治理。

有几个信息值得一记,一是据说,中央领导人在内部说过,中国的民主政治道路是迟早要走的,是历史不可阻挡的,但现在我们还是要把精力放在发展经济上,不要干扰这个大方向。但愿如此,这也是我们全国人民的人心所向,归根到底,这也是执政党的合法性的源泉。我真希望我们的当政者要有雄才大略,要有前瞻性与世界眼光,千万不要得过且过,过一天算一天,技术官僚最容易犯的就是这个毛病,用一个学术名词就是“路径依赖”:一旦人们选择了某一路径,就会沿此路径走下去,于是,形成一种锁定状态,改革就要通过制度创新来不断地克服这种锁定状态,只有这样的改革,中国才有希望。
      晚上七点乘K154次返上海。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