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05252018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叫洋人大开眼界-转载

叫洋人大开眼界-转载

奥运那些日子里,和外媒有过几次对话,其间深感国与国不同,文化与文化不同,更有因其国情的不同而形成着阻隔。不过最终洋人们大多以 “OK!I got it!”“I see!”结果,表示大开眼界。

我顺手从书桌上取了四样道具:笔筒、茶杯、香烟盒子、一只笔帽。我把这些个道具高低依次在桌上摆布。记得那是在为回答一个还算严肃的话题“中国政府是如何向下一级政府贯彻他们的旨意的?”我说,比如这个笔筒就是中南海吧,茶杯代表北京市(泛指诸侯),香烟盒子就是区一级政府,那笔帽则指街道办事处、居委會、派出所,还有许多个楼长们。

“噢,一个比一个矮呀!”洋人叹为观止。我心里话说“废话,还一个比一个高呢!政府机构,谁敢造次?”我依然坚持我的比拟。


有一天哪,笔筒说啦:奥运安保要抓紧,不得有丝毫疏漏!

茶杯领旨后回市里连夜召集全市各级香烟盒子区长们紧急会商:笔筒说了奥运安保很重要,我们要加大力度,拿出措施。但凡哪个盒子给我惹了麻烦,出了差错,唯你盒子是问,要为上级负责呀!茶杯身体力行,先自出台市一级举措,举凡如:货车不许进城,乘地铁携液态状物必须当众开封自我品尝方可放行,等等计800余条10000余款。

眼见茶杯动作不凡,各区的香烟盒子自然不敢怠慢,说什么我们也得弄出点动静来,要为上级负责呀,不出动静誓不罢休!全市五区,虽说只有朝阳、海淀两区有奥运场馆,任务艰巨,但其他各区已然不敢犯乱,因此各香烟盒子星夜赶回辖区,亦是连夜召集所辖各街道办事处笔帽们紧急会商:由笔筒经茶杯转香烟盒子向我们传达了重要指示:奥运安保要十分抓紧,不得出错,但凡有点差池,唯你们是问,要为上级负责呀!管你是什么笔帽。和笔帽们一并参会的还有基层派出所、居委会、各楼长。为此,香烟盒子们先自出台区一级举措,举凡如:鸟巢附近街区实行封路、封小区。入夜实行宵禁;授权警察可随意拦截行人质询,查验身份,等等……

笔帽们深受鼓舞,痛下决心,奥运奥运唯此唯大,谁人胆敢冒犯必灭之为快。笔帽们亦是星夜赶回自家辖区,依样儿彻夜会商,出台自我特色之安保举措,举凡如:禁止向藏族和维族人出租房屋,地下室居住外来人口一律取缔封门,但凡小区多门者,有十个封它九个,有五个封它四个,有一个封它……叫心怀叵测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等等……

只图口快就忘了洋人的理解水平。外媒洋人追问我道:怎么听起来好像是想一出是一出啊?

你知道个屁! 和你们这些个外国人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的历史是多长?你们的历史才多长啊!我们的悠久文化是什么不就是要这回叫你们来看看、来学学的吗?我们自有自己一套规律呀。

外媒的洋人眼睛瞪得瓦蓝瓦蓝地,愣是弄不明白。

不明白,我还不费那口舌了!洋人们还不服气:国家难道没有法律?治安法?交通法?还有人权……

别给我说那个,你们不就会那一点人权劳什子吗?这是在中国,讲人权到你们国家讲去,这里不讲那个,国家利益就是最大的人权,国家至上,舍小家,为大家,说这个你们懂吗?能懂吗?我们有雷锋你们有吗?

我看洋人很难过,大概一时半会儿不会清醒。我动了恻隐之心——笔帽要对香烟盒子负责,香烟盒子要对茶杯交代,茶杯要对笔筒说得过去,你的明白?洋人一听,似乎……我又补充:法律是纸上写的,修宪也一般得好几年了,人事却是活的,就在你眼前晃荡,你说我是为纸上的负责呢还是为眼前晃荡的上级负责呢?说什么法律?我就是法律,我们穿制服的都身上带法,孰重孰轻,你的明白?

再看洋人这时候的眼睛已经变成死绿死绿的了!

 点此查看原文出处


最后更新于: 2010-08-05 22:14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