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11182017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爱情的名片

爱情的名片

过客 雒先生  30岁 学历:本科  职业:公司职员。

过客:驿站长,几年中,我的女友先后送给了我四张名片。第一张名片是那种最平常的白板纸,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公司电话和地址。那时她初到这个城市,和丈夫两人住在办公室里,白天上班,晚上等人家都走了,把办公桌往一起一靠,做成一张床,从柜里拿出被褥铺上,相拥一觉到天亮,早晨再收拾好。她说,那是她一生中最艰难也是最快乐的时光。   

第二张名片是那种淡黄色的底纹纸,她的名字旁多了一个头衔:业务经理,下面加了手机的电话号码,公司的名字也变成另外一个了。那时她已经在这里站住了脚,赚了些钱,租了一套公寓,但她非常忙,满天飞,真正在公寓里的时间很少。    第三张名片精美华丽,纸也考究,上面罗列着一大堆名称、头衔、电话、传真,把一张小小的名片堆得满满的,背面印着英文。那时她在一家外企做白领,拿高薪,穿名牌,出入高级酒店。那是她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事业蒸蒸日上,但夫妻关系却每况日下。再后来她就出国了,出国前,她办好了离婚。以后一直没有她的音信,我想也许她不会回来了。第四张名片是一张白纸上写了个8位数的电话号码。那天,当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们相互间凝视了几秒,几乎同时伸出双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她依然是单身一人,我明显感觉到她变了,少了些浮华,多了些沉稳。她这些年的经历就像她给我的4张名片,从平常到华丽,最后竟是一张白纸,上面只写着属于她的8个数字。

驿站长:爱情的初衷一定是爱情,是不加任何附加条件的,但后来慢慢加上学历、地位、汽车、房子、家具这些物质的砝码,而且还在不停地往上加。如果爱情也有一张名片的话,这张名片一定已经被写满了。等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这张小小的名片已经写不下什么的时候,我们才突然明白:真正应该写的只有两个字──爱情,而我们已经失去了她,我们写的都是多余的。

过客:我明白了,越是华丽精美的名片,越是为陌生人准备的,好朋友只需用一张白纸,写下自己的数字就行了。

驿站长:是的,有时候只需要一张便条,便表达了无尽的爱。

有一对新婚夫妻,男的叫小张,女的叫小王。他俩是同一个厂里的运行工──三班倒的工作,一个月里,只有几天能轮在一个时间段上休息。小张早上8点半下班,小王早上8点已去上班。回到家,桌上有一张便条:饭菜在锅里温着,趁热吃,抓紧时间休息。下面落的是小王的大名。下午6点半,小王下班,小张已走了。桌上的老地方,又有张便条:晚餐是面条,还有一碟西红柿炒鸡蛋,一定要吃完,我上班了。下面落的是小张的大名

小张和小王生了2个孩子后,便成了大张和大王,但他俩仍是三班倒的工作,孩子是大的带着小的,大王早上8点半下班,大张已去上班。他怕孩子们把便条擦了屁股,于是把便条留在碗柜顶上:锅里有煮好的荷包蛋,吃了就休息,我已给小虎说好,让他带妹妹出去玩。小虎是他们的儿子,大王吃完饭,屋里很安静,她很快就入睡了。

 下午6点半,大张下了班,饭桌上只有小女儿等他。他知道,大王一定是趁菜市收摊去买廉价的菜。果真,一会儿小虎抱着一堆蔬菜回来,说妈妈上班去了,小虎拿出他妈妈用一张报纸边匆匆写就的便条:萝卜芹菜又便宜又有营养,我们多吃点。

一晃,孩子们都长大成家了,大张和大王也变成了老张和老王,几十年的三班倒,也终于到了尽头。退休后的生活,倒是天天见面,但却更忙了,因为添了孙子。一早,老王和一群老大妈们去锻炼身体,回来时做早餐,把孙子送到学校去上课,接着去赶早市买最新鲜的蔬菜。老张醒来,冰箱上有张便条:高压锅里有木耳芹菜粥,听说可以降血压,你多吃点。老张很听话地喝完了粥,然后留张便条:我去找棋友下棋去了。

 终究是年岁已高,有一天上午,老张和棋友下棋时突发脑溢血而逝。老王悲痛欲绝地哭诉:我们夫妻做了一辈子,他走哪里都要留张便条,这一次,是走了再不回来,他却没有先告诉我一声。没过多久,老王因为悲伤过度,竟然仙逝。

儿女们整理他们的遗物,在他们老式的衣柜里,发现了满满一大袋的便条,什么样的纸张、什么样的形状都有,一张张看完,家里人早就泪流满面。儿女们从来没见父母亲昵地称呼过对方,或非常露骨地表现思念之情,便以为那个年代的婚姻,全是被生存挤得平淡到可以模糊掉爱情。到现在才知道,他们的爱情,一直都记录在案,白纸黑字,写了那么长的岁月,几个字的姓名,融化成了一笔,那一份情感交融,只有他们自己熟知,并深深领会。

那个年代的爱情,其实,都是互相默契,并在心底脉脉对望着。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06 16:1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