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12122019

Last update10:44:3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晋豫之行日记(2)- 萧功秦 - 第二页

晋豫之行日记(2)- 萧功秦 - 第二页

文章首页
晋豫之行日记(2)- 萧功秦
第二页
第三页--古书院之破落
第四页
第五页
第六页
第七页
全部页面

出门后,意犹未尽,很想去看那古战场遗址,但时间已经不允许,必须在下午一点前赶回到陵川县城去。小车开车了村头,正好遇到一位约七十多岁的老人,我们原想向他打听古战场发生地的石碑在什么地方。然而,世界是居然有这样巧的事,他正是发现万人坑的老农民。此地叫永录村,老人名叫李珠海,74岁,1995年4月12日上午十点多,在自己家的自留地锄地时,发现了人头骨与刀币,越挖越多,于是报告给文化馆。后来专家考证出来,这里就是埋藏当年赵军俘虏的万人坑。我们问老人上面给了你什么报酬没有,他说,没有,原先说好的奖励一千元,只给了三百元。啥也没有了。他的五亩地也收走了。上面种了400颗粟树,也被干部砍了,自己没有任何补偿。我说,你可是文化大功臣,上面这样对待你是不对的,我们会给你写信反映的。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忘记不了这位老农神色惨淡的身影。人家老老实实把自己的发现报告给政府,把自己发现的珍贵的战国刀币如数上交,却丝毫得不到好处,反而失去自己的土地与果树,而那些盗墓人却可以逍遥自在,一夜暴富。在这块充满地下诱惑物的土地上,让好人吃亏,就是鼓励坏人作案。真不知道当地政府想到这一层没有。我考虑回去以后给当地政府写一封信反映这一情况。

从高平县返回陵川县的路上,我问一位当地干部,做基层干部有什么苦衷。他说了几点,一是做乡干部的,很少有人不希望把自己的乡搞好,但体制局限性太大。人际关系复杂。个人在体制里是无能为力的,二是县与乡的干部待遇太低,心里就有不平衡。县长在1998年时也就是800元左右,与一个县电业局的普通电工差不多,现在也不过2000元左右,他们也有子女入学问题,医疗问题,供养老人问题,以及常人都会遇到的种种问题。而乡干部又是直接面对农民的,他们处理问题的难度很大。

下午乘大巴去阳城县,在那里参观王府相城,这是一个数百间房间组成的家族大城堡。是清中期吏部尚书大学士陈廷敬的故宅。由于土改分给的人都是陈家后代,故保留得相当完好,陈之所有如此富有,是其前后都是经商开矿,有雄厚的产业支撑。这地方比起几年前去过的乔家大院要雄厚得多,如此完好的保存下来,真是奇事,据说土改时分房子,也是在陈家族内部贫穷些的农民中分配的,这也许使陈家大院得以保留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这也是得益于山西的封闭性。文革对这里的人们思想观念的冲击,可能比沿海地区更少些。

我最感觉兴趣的是,为什么陈廷敬这位康熙辞典总裁会如此适应环境,在朝当官达五十年,两次由康熙亲临家中,这是何等风光荣耀的事。他被康熙称之为完人。从心理学上说,他一定与康熙达到了心理高度相容的地步,(正如当年河南省委书记纪登奎与毛泽东肯定属于心理相容。)从文化学上说,原因是什么?他的个性与人生态度肯定最完美不过地适应了专制王朝的文化生态。我化十四元购了一本《陈廷敬传》,回家后想研究一下。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