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04292017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论文 书法的阴柔与阳刚之美

书法的阴柔与阳刚之美

释文:“阴阳”- 丁仕美大篆书法中堂

阳刚之美是一种刚烈、劲健之美。姚鼐云:“其得于阳现刚之美者,刚其文如霆,如电,如长风之出谷,如崇山峻岩,如决大川,如奔骐骥。”刘熙载也言“奇拔豪迈,阳也。” 提及阳刚之美,人们很容易想到曹操的《观沧海》,李白的《蜀道难》,苏轼的《赤壁赋》,贝多芬的《英雄》、《命运》交响曲,罗丹的《掷铁饼者》、《巴尔扎克》雕像:而书法作品则会让人联想到颜真卿的正书,张旭、怀素的狂草。  

书法艺术阳刚之美的基本特点是内烈外刚,奔放劲健,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从气势上看,磅礴雄壮,“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巫峡千寻,走云连风”是也; 从境地界上看,阳刚之美雄浑、开阔,显示出涵盖万物、豁畅放达的胸襟气度。简言之,书法的阳刚气势,其表现,一是力度大,二是速度快。力度大则度猛,速度快则奔放,恰如“惊雷闪电,”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如“飞流直下三千尺”。如此,在结构上则大开大阖,横云断岭,奔突呼号。它不事精工细描,而着力于粗笔勾勒。在笔势上则纵横奇拔,气贯长虹。总的气势则具猛烈、遒劲之动态美,佥鼓之壮烈美。    古人云:“墨有五色。”书法艺术的阳刚之美,在色彩上则表现为明快强烈、笔酣墨饱、斑斓夺目、铺锦列绣,华丽至极。

颜鲁公之《蔡侄文稿》通篇气宇轩昂,神完气足。笔势顿挫激越,如流水行云,显示出刚正雄壮、浑厚遒劲的阳刚之美。再观张旭草书《古诗四帖》,起笔便有雷霆万钧之力,行气则有无究气象。线条周旋于顾盼呼应间,越伏迅捷、汪洋恣肆、气度超凡、神采飞扬,确乎给人一种阳刚之美的艺术享受。   总之,书法艺术的阳刚之美,是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它奋发、进取、超越、向上,给人发高亢、昂扬、热烈、奋进之感受。 阴柔之美,依照中国古代文人的描述是“其得于阴与柔之美者,则其文如初日,如清风,如云,如霞,如烟,如幽林曲涧,如沦如漾,如珠玉之辉。”刘熙载云:“大凡沉着屈郁,阴也。” 阴柔之美现现在书法艺术上,其主要特点是内柔外秀,婉曲清丽。首先,阴柔之美是内柔婉曲之美。内柔指的是内在矛盾的趋于和谐与平静。感情内敛、绵长、悠远,恰如“剥茧抽丝”缓缓放出,无刚猛之气,无粗犷之势,温和而淡远,含蓄而内敛。而婉曲指的是情感流泻盘桓曲回,婉转低旋,深切而缠绵,既不鲁直,又无奔放,“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舞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余音袅袅,不绝如缕”。故阴柔之美是一种典型的和谐之美。  

书法的阴柔之美表现风格是外秀清丽之美。外秀自不待言:清丽,则每时的是表现形式各因素之间既不浮夸也不失度,相互协调,融为一体。形态上小巧、光润、无棱角;墨色上鲜明而不强烈,调和而不驳杂;态势上温婉娴,静而不动。总之,清丽的美学原则是美而不艳。正如《诗经》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阴柔之美的美学特征有特殊的美感效应。其表现在客体上为适性顺情的浸染属性,表现在主体上则是悦性怡情的顺从性与亲切感,充满阴柔之美的书法艺术作品,会让人驱除距离感而情不自禁投入其中,感到亲切与快适。 由此看出,阴柔之美其本质上是主客体的谐调,心物的交融。惟其如此,才使人生发一种如沐春风、轻快舒展、“我见犹怜”之情。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1-07-07 07:3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