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12132017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天使乎,白狼乎?

天使乎,白狼乎?

文章首页
天使乎,白狼乎?
第二页
第三页
全部页面

——同煤集团##矿医院耳鼻喉科亲历“被宰”所引发的思考

俗话说:吃五谷没有不生灾的。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没求过医、吃过药的人。小时候,医生在我的心目中始终都是圣洁的天使形象,但后来的两次遭遇,使我对医生有了另一种新的认识,恰恰印证了另一句俗话:医生无价药无价、医生讹人没招架。这句老百姓的口头语,说明了医生这个行当的特殊地位和重要性以及可怕性。

2009年3月27日,我平生第二次经历了这样的求医被宰事件。最近因感冒耳朵也作怪起来,早年因患中耳炎(俗称耳疖),导致右耳凝结了一块顽固不化的铁耳屎,阻塞听力不说,还借机隐隐作痛。因我工作在大同市南效区与左云县结合部的矿区,为这点小毛病无须到大医院去小题大作,就近到了同煤集团燕子矿医院。

这个医院的耳鼻喉科在一楼,上午10点多钟的时候,门上竟扣着一把黑铁锁,门上方的小窗口玻璃内层糊着半张黑叽叽的旧报纸,玻璃外贴了一块巴掌大的白纸,上面张牙舞爪地写着“耳鼻喉科联系电话#######”,一看便知是以公家医院为联系点的“双栖货色”或“单干户”,心下思忖,既然来了,就拨一下吧,铃声响处,早有人接上话头,在我还未完全说明我的意思时,对方即边告诉我“1分钟就到”一边挂断了电话,大约4、5分钟后,一个鼻梁上架着椭圆形小眼镜、梳分头的大个子从街门外急匆匆地穿过走廊向我站立的科门走来,他的眼神在掏钥匙开门的瞬间就把我从头到脚扫荡了一遍,进得门来,言无数句,白大褂穿起,他随手从一个地方拿起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就已装了水水的针管,在我坐直身子、歪例脖颈、放平耳部的半分钟内,就将注射器里浮着小白泡沫的液体直接射入我的耳腔,经过数分钟的乍耳浸润,他早已耍把戏变麾术般地在桌子上平摆开几件长长短短的铁掏耳勺和铁镊子,在他一下一下地仿佛要揪烂撕碎我耳鼓膜的疼痛中,我对他注射到我耳腔里的名义上的药水产生了认真的怀疑,因为事先已有几位在别处掏过耳的人对我说过,药水浸完,几乎很利洒地就可掏出,除了稍微感觉到一丝痒痛,最多咳嗽几声外,没有别的感觉,而我这个自认为还是很有“骨头”的男子汉是和着噙也噙不住的眼泪噗嗒嗒的掉落,那块竭力地抵抗着外界噪杂的东西终于被他生擒出来,棉球一搌,竞有血迹。

这位医生在总共不到10分钟的操作过程中,用他训练有素的语言向我传达了至少四个方面的信息:第一、这在你们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其实一点也不简单;第二、像我这样的高手你不是随便就可碰到的;第三、为你解决掉几十年的老大难问题也无非只需你花费百十来块钱;第四、到大医院或者到私人那儿去做这件事得花很多钱……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41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