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10192017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文章首页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第二页
第三页--士绅文化的消亡 观盲人表演
第四页
第五页--白径古道的“荒古美”
第六页
全部页面

几个月前就收到来自山西陵川县发来的邀请信,邀我参加今年八月在该地举办的元代大学者郝经的学术研讨会。我虽然已经多年不搞元史了,但这个会却对我有莫大的吸引力,陵川是晋中南的文化古城,一个县就有十四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地方处于太行山南麓顶部,古老的三晋的风土人情,对于久处东海之滨的上海人,远比对内地人具有更强烈的吸引力。许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青年工人时,曾作为一个青年漂泊者,独自一人从风陵渡过黄河进入晋南,在那里的芮城观摩过七百年前的元代永乐宫壁画,而晋中南地区则从来没有去过。今后也不太可能有其他机缘。于是考虑从多年前给学生上课时用过的元史讲义中,摘出有关的一段金末元初士大夫与蒙古统治者关系的内容,再加以若干发挥,权作这次讨论会发言的题目。

郑州印象  从晋城到陵川

昨天晚上乘火车离开上海,今天早上七点抵郑州。郑州比我原先想象的要繁荣,可以用“有大气象”来形容,近两年来市政建设力度甚大。高楼很多,街道很宽,新郊区之开阔,甚至比上海市郊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可说是这是郑州的后发优势。据火车上的郑州人告诉我,郑州作为河南省会,虽然不一定比得过陕西的西安(长安作为历朝古都的优势,在中国除北京外,无城可比。)但比起山西省会太原(比较僻远封闭)、河北省会石家庄(资源被距离不远的北京与天津吸干了)、山东省会济南(全省资源分散到省内四五个点上,而不是集中于省城)看上去更发达,我想这可能与郑州地处中原交通中枢地带有关。河南外出打工者比山西河北更多,这肯定有利于提升本地的消费能力。包括建材消费。很可能因为河南穷,历任书记都更重视形象工程,这也可以成为有力的发展杠杆。形象工程未必仅仅只有消极作用,首先是增加本地人与外地人对河南的信心,提升人们的期望值,也提升了进一步投资的热情。

河南给我的好印象很快被火车票预售处的那个女售票员的冷漠态度给打了折扣。我也不敢再问她第二句,我预感到她决不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还是后面那位河南当地人主动地告诉我一些相关情况。看来河南服务业的现代化水准远不如硬件建设那么快地发生变化。

接下来,我转乘大巴,在郑州市区出发,大巴开了一个小时还不见郊区。而近郊高楼更有气派。经黄河大桥,不久进入山西境内,中午抵山西晋城,从郑州经高速公路到此只化了二个半小时。晋城是晋南的一个地级市,也是一派现代化景观。街道开阔得虽然有些奢侈,但也使人觉得身处于都市的感觉。我问接站的一位女工作人员,晋城这里农民的平均收入,她是县办的,正好能回答我的问题。她说是2500元,我说比全国平均数1797元要高出许多。我问发展原因何在,她说主要是小煤矿。现在已经集中整合,不再向前些年那样只要付了一小笔钱就把矿购下来。正如我们众所周知的,其结果就是官商勾结、乱采、暴富、污染、矿难不断。这也许是一种试错式的发展吧。

乘陵川县派来的普桑上路,一小时后到陵川县,刚住下来,一位W老伯来访,他是一个离休的老技术员,离休后有志于写一部《郝经传》,几年前去北京图书馆偶然读了我发表在二十年前的《元代理学散论》,据他说十分喜欢,一定要找到我,这次我来陵川开郝经学术讨论会,也是他向会议组织者推荐的结果。他离休后化了八年之力,以小学文化这样的背景,走遍全国各地,寻找与元代学问大家郝经有关的资料,写了一本二十万字的《郝经传》并出版。他精力充沛,执着而又为人单纯,很有当地人单纯质朴的气质,这种性格在其他发达地区已经很少见了。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33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