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0420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 第六页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 第六页

文章首页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第二页
第三页--士绅文化的消亡 观盲人表演
第四页
第五页--白径古道的“荒古美”
第六页
全部页面

四,搞民主选举为什么困难,他说,各村都是家族化了,许多村子的权力垄断在家族集团的一批人手中,如果他们看到新人中有希望成为被选举人的,会成为自己对立面的,就不发展此人入党,如果入不了党,就进不了权力机关。在这种情况下,民主选举只能使地方家族势力合法化,还不如上面派更好些。而且,现在选举只限于选村主任,而不是选支部书记,书记是党章规定由党员选的。党员都是家族势力圈的人。选来选去都是自己人。没有用。现在的分工是,实权在村支部手里,村长可以掌财权,但支部却掌组织权。但穷地方,村支部会把财权也拿过去。第三个困难是,我们的体制就是不利于民主选举的,选乡长,乡就不对县里负责,选到专区级的市长,市长就不对省里负责,选到省长级,省里就不能中央负责,这一体制就是与民主制对立的。这是上面不愿意搞民主改革的根本原因。第四,只要与上面意见有分歧,想干自己的一套,就会立即被上面停职,或中断工作。除非规定五年里上面不能停你的职,让你放手干,也许还有可能干出点实事来。但这样做上面是不会答应的,因为怕会失去控制。其实谁都希望把自己的乡镇搞好,但制约太多,谈何容易。而且,要干事,总会触犯一些人的利益,反对者就会来告状。一告状,上面就烦。就会说,地方上有震荡,还是把他“动一动”吧。于是干部中上上下下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不出问题就行。久而久之,当官的人就会失去上进心,大家都意识到,只有你去适应社会,不能让社会去适应你。

这位干部一直当了多年乡长。总的感觉是中国地方上的事难办,他切身体会到关键还是体制问题,而体制解决的关键又在于权力不可分散。一分散就会影响政党的利益格局。这些都是我过去关注比较少的。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要下些猛药。民主化是有困难,但渐进的改革还是必要的。中国的希望只有改变现行的一长制政治,允许党内生活的民主化,这才是改变这些困境的出路所在,这些都是当地干部一般的想法。

他还说,在内地,只有当上富乡、富县、富市、富省的干部,才有升官的可能,这可说是一条规律。因为他们有钱,能有更多的好处送到上级手中,穷地方官员没有钱,也送不起上司好处。我问他当乡长时是不是收礼,他苦笑着说,这地方穷,也送不起礼。有的村不过就是送一篮子桃子,外加一瓶白干,算是村子里对乡长的表点心意而己。这里的局长只有一千二百元工资。过去,关于乡干部鱼肉百姓的新闻听多了,形成了一种刻板印象,而一位活生生的现实生活中的乡长就坐在我对面,他的喜怒哀乐,至少使我感受到现实生活的复杂性与多义性。

晚上,一位在会上结识的朋友讲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信息。他们的原来的地区的省社会科学院院长一年光汽油费就用了180万,例如,这位院长大人要去广州一次,自己乘的是飞机,却叫他的司机开车从太原开到广州。供他在广州游山玩水用,在他看来,这样最方便。这位院长喜欢摄影,单这项开支就用了十八万。此人根本不懂学术,原先是个新闻局的副局长。他感兴趣是的如何捞钱,那个城市当官的通常搞钱的办法是,先把自己管区内的一块地皮卖给开发商,取得回扣,等房子造好了,再从开发商那里把房子买回来,再收第二次回扣,这两出两进,就是几十上百万的大收入。要知道社会科学院可是个穷单位。又后来调查组来了,据说也是不了了之。这些问题如何解决,不采取民主监督能解决吗? 

 原文地址: http://qzone.qq.com/blog/622007818-1212483759
作者萧功秦系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