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0617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 第四页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 第四页

文章首页
晋豫之行日记(1)-萧功秦
第二页
第三页--士绅文化的消亡 观盲人表演
第四页
第五页--白径古道的“荒古美”
第六页
全部页面

从文化学上说,正是这种封闭性才使一个地区文化可以生长并得以保持下来。这里的环境较少受外部战争影响。这一环境条件,加上太行植物分布丰富,为早期人类活动与后来文化发展提供条件。早期文明需要封闭,动荡不利于文明发育与生长,一般人总以为,封闭似乎不利于发展,但在古代与近代兵荒马乱时期,却又大有好处,这也是阎锡山把山西搞成模范省的条件之一。

封闭性给山西带来的一个直接好处是,这个省是中国地面木建筑文物保留最为完整的省份。众所周知,我们老祖宗的建筑是木质的,因而最不易保存下来,我们在各省所见的古建筑,绝大多数不过是明清时期的重修品,宋元以前的木质建筑几乎见不到,然而,在山西我们却能看到唐宋建筑。三年以前,我在晋北旅游时参观过应县的辽代木塔,至今已经耸立了九百多年,还有五台山深处的唐中宗时期的南禅寺大殿,距今已经一千三百多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被梁思成先生偶然发现。三年前我在晋北旅行时到过那里,当时那种感受,可以用“敬畏感”这三个字来形容。如果不是有那么多同行者,我真想在它面前跪下来,以表达后世不孝子孙对先祖的感恩之情。它们之所以完整存留到今天,正得益于山西的封闭性。这也许是晋中南地理的最大的文化优势。

下午小组会上轮到我发言,我讲的内容是《金末士人对中国文明的历史贡献》。主要内容是,一,蒙古族的崛起是对儒家文化的最严峻挑战。原因与蒙古族与外部文明没有多少接触有关。二,从耶律楚材到许衡郝经这两代士大夫的作用比较,可以看出,儒家士大夫通过效忠蒙古贵族,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让统治者推行汉法,以保持文明的延续性。三,郝经作为忽必烈的大使,在南宋软禁了十六年,他的政治贡献并不大,远不及同时代的许衡与姚枢,但他的主要历史贡献在于,从儒家的春秋公羊传的“用夏变夷”观念中,引伸出“行中国之法者,即为中国之主”,从而为大批汉族士人通过投降蒙古政权的方式来推行汉法,提供了儒家思想的根据。四,金国作为蒙古与南宋的缓冲国,起到了在长达六十多年的时间里柔化蒙古军事狂飙的防护林作用。这一的历史贡献是通过效忠于蒙古政权的金末士大夫来体现的。

会上提出质疑的问题不少。有人不同意我提出“战争文化”这一概念,说战争就是对文化的破坏,无文化可言,我的解释是,人类各民族适应战争环境的价值系统,就是战争文化。还有一位学者提出,西夏并没有因1227年西夏灭亡而消失,理由是北京居庸关长城大理石上还有西夏文字。这一现象,我过去也确实也想到过,好像是明清时代的碑文,这一点应该如何解释?以后可以请教一下元史界的老同学。

晚上与一些与会者去附近一个盲人文艺团住处去听看他们为我们表演。据说有此地的山西梆子带民间古味。我听不太懂。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盲童孩子表演“欢乐时光”歌舞。这些来自农材的盲人女娃引吭高歌,动作夸张,可能与此地偏远,几十年左的革命文化影响仍未消失有关。(这使我想起了去年夏天在北朝鲜新义州访问时,看到的那个“旅级”幼稚园里的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同样的夸张表演风格。革命党文化总好像有同样的文化基因。)我觉得他们并不幸福,也没有幸福的体验,却按歌舞的要求表演得仿佛很欢乐的样子,以至于她们的脸看上去都有一点不自然的扭曲,看起来很有点残酷,其中第一排有个新来的盲男孩,大约只有十岁,他双脚踏步时有轻有重,失去了方向感,总是走偏,于是站在他身后的大女孩总是老练地用手把他扶过来,这些少男少女,未来的人生道路又那么漫长,想到这些,我很有点为他们伤感。不过话说回来,在如此落后的地区,农民自己都难以组织自己的生活,如果没有共产党组织这些残疾人曲艺团,这些弱势群体中的最弱者的生存能力极低,很可能是天下最悲惨的一群,他们对共产党的感恩之情就可以理解了。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