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12142019

Last update10:44:3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司徒雷登:别了六十年还要回来 - 第四页

司徒雷登:别了六十年还要回来 - 第四页

文章首页
司徒雷登:别了六十年还要回来
第二页
第三页
第四页
第五页
全部页面

别了,司徒雷登

《传教士、教育教、大使》一书的作者刘玉铭层说,司徒雷登在外交工作上,试图为美国、也为中国利益献身,但当美国与中国利益在某一特殊时空环境下发生冲突时,他则成为一个时代悲剧性人物。

从日本监狱中出来一年以后,鉴于司徒雷登能说、能写中文,学生又遍及世界,其中有不少是国民党、共产党中的大官,一九四六年七月,司徒雷登在美国总统驻华特使乔治•马歇尔的推荐下,经国共双方首肯,出任驻华大使。美国政府于是任命他任驻中国大使。

1949年4月,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毛泽东、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跨过长江,直捣南京。

南京城破之时,包括苏联在内的外国大使一样随国民党政府南迁到广州。司徒雷登却在美国大使馆稳如泰山,呆了四个月,其间,他在观望新中国政府,试图接触,结果未能如愿。

8月2日早晨,在南京军管会派人到明故宫机场监督放行下,司徒雷登一行登机向我方人员挥手道别,带着遗憾心情飞离南京,返回美国太平洋舰队所在地珍珠港。

8月18日,新华社播发了毛泽东撰写的《别了,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 ”这个名字在中国成了声名狼藉和失败的代名词。

四十六年的“归乡路”

司徒雷登一九四九年末应美国国务院所召,返回美国。随行的还有他的私人秘书傅泾波一家。

司徒雷登先生回到美国后,正值新中国成立之时,美国对华关系十分微妙。,美国国务院立即向他下令三个不许:不许演讲,不许谈美中关系,不许接受记者采访。后来,麦卡锡分子盯上了他。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大行其道,凡是与苏联、中国等共产党国家有过关系的人都受到监控和盘查,像有名的中国通费正清都受到围攻。司徒雷登是从中国回去的大使,当然也不能例外。

一九五四年,司徒雷登出版了《在中国五十年》的英文回忆录。后来,他不幸患上了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和失语症。中风初期,他还积极参加康复锻炼,希望恢复健康后再回中国去。他常说,他回到中国“可以更正一些事情”。

司徒雷登于1962年9月19日在华盛顿病故。没有机会再回中国成为他终生遗憾。在他的遗嘱中,他要求秘书傅泾波替他完成两个心愿:一是将当年周恩来送给他的一只明代彩绘花瓶送还给中国;二是将他的骨灰送回中国,与1926年去世的妻子安葬在燕京大学的校园内。

司徒雷登去世后他的骨灰一直被存放在他的中国秘书傅泾波的卧室中。

让司徒雷登安葬中国的努力从1960年代就开始了。但是,众所周知的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原因,这个被毛泽东点名批评过的美国人的回家申请一直没有被批准。尽管尼克松在七十年代向中国开放,美中恢复外交关系,而且两国之间有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贸易,但对于毛泽东这篇令人难忘的声明,让司徒雷登迟迟无法回家。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