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09202017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泰戈尔对话爱因斯坦:真理是真实的吗?那美呢?

泰戈尔对话爱因斯坦:真理是真实的吗?那美呢?

泰戈尔对话爱因斯坦

罗宾德拉特纳.泰戈尔( Rabindranath Tagore)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930年在德国柏林首次会面,那时他们两人都已得了诺贝尔奖,泰戈尔1913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爱因斯坦1921年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在那次会面中,黛米瑞.马瑞安诺夫Dimitri Marianoff,爱因斯坦的亲戚,他描述泰戈尔是 “具有思想家头脑的诗人“,而爱因斯坦是“具有诗人头脑的思想家”,后来他又补充说:这两人的这次对话“就象两个来自不同星球的人在交谈。“

他们的会面是在爱因斯坦位于柏林郊外山顶的家里,42岁的爱因斯坦走下山来迎接他70岁的孟加拉客人,这位客人后来这样回忆主人:“他浓浓的白发,闪耀着光芒的双眼,温暖的态度,以及可以如此抽象的用几何和数学法则处理问题的个性特征让我再次印象深刻。”

他这样描述他如何被爱因斯坦极度的简单所深深震惊:“他身上没有任何死板的特性,也没有因为智慧而态度超然。在我看来,他珍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我真的感兴趣并且能够理解。”

关于这次会面,马瑞安诺夫在1930年的纽约时报上以以下标题发表了简短的报道:“爱因斯坦和泰戈尔探究真理”。如今,根据马瑞安诺夫和其他在场宾格记录的关于那次谈话的更长版本和第二次对话已经印发在凯尼恩回顾的特别版中,此特别版和英国文学周刊联合发行。这个报道的标题是:“创造力的文化 - 用于庆祝诺贝尔100周年纪念”。

在大部分方面,这个两个伟大人物是不同的:国籍,文化背景,职业以及专注点。但他们仍然因为对方的贡献,对真理的追求以及对音乐得热爱而联系在一起。从泰戈尔和爱因斯坦的对话中,可以洞察两人的创造力和人生观,以及对艺术的兴趣。泰戈尔是令人难以相信的高产量诗人、剧作家、小说家以及评论家。

他们的首次谈话涉及了真理的真实性和自然性,爱因斯坦疑惑是否真理和美可以不依赖人而存在,“如果人类不再存在,“爱因斯坦假设,“贝耳维德勒的阿波罗像也将不再美丽。”

当泰戈尔反对此假设时,爱因斯坦则说它同意此假设适用于美,但不适用于真理。泰戈尔说真理只有通过人才能被认知“如果真理在感官和理性上都不能与人类相连,它对人类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对此爱意斯坦说“我比你更虔诚。”

第二个月,他们又在柏林会面了,这是他们在1930到1931年四次会面中的第二次。他们拍了合影,两人都留着胡子,爱因斯坦是小胡子,而泰戈尔是长长的白胡须。拍照时两人相同地双手相扣,看着照相机。

在这次对话中,两人谈论了家庭,德国青年运动以及机遇与先决条件的相互关系。然后引出了对西方和印度传统音乐区别的讨论。泰戈尔认为人类事务中有一个弹性因素,即在我们个性表达中有小范围内存在自主权。”他对比了印度音乐的自主权和西方音乐的严格固定,他补充道:“在印度,检测一个歌者的自主权是他自身的有创造性的个性,他可以根据音律规定进行排列和组合各种音符。但是他又不得不跟随他自己的艺术意识的引导。

不试图作任何批判,两人都同意音乐的美是无法分析的。泰戈尔说“分析东西方音乐对我们思想的影响是如此困难。我深深地被西方音乐所打动,其结构巨大,组成宏伟,而我们自己的音乐更深的打动我是因为它基本的热情表达。欧洲音乐有史诗般的宏伟特点,具有广阔的背景和粗犷的结构。”

爱因斯坦回应说:“我们想知道我们音乐是一种习惯还是人类的基本感觉,或者感受谐调和不谐调是自然的还是是我们所接受的习惯。”

他继续说:“对于我们经历中的所有基本事物,我们对艺术的反应,不论是欧洲还是亚洲,都一样有不确定性。即使我面前放在桌上的红花,对你对我都是不一样的。”

泰戈尔既不同意也不反对此观点,而是试图找到东西方间的折中点。他说“他们之间总会有协调的过程,个体的鉴赏力遵照普遍的标准。”

温迪.辛格在给这些对话的介绍种说:他们的对话可以被勉强地被解释为东西方的对立的范例,科学的辩论,或者对真理本质的哲学注解。但是她也强调泰戈尔和爱因斯坦也“对那些探寻跨国界和跨学科以分享其对当今世界看法的各国学者都有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会面之前就已经通过书信提升了他们之间的个人关系。

就如1929年12月22日泰戈尔在给爱因斯坦的明信片中写道:“我向知道我不完美,却仍然热爱我的人致意。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1-05-15 14:52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