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07212018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阅古杂谈:中国书法与古典家具的内在联系

阅古杂谈:中国书法与古典家具的内在联系

阅古杂谈:中国书法与古典家具的内在联系

文/李乾安

作者简介:李乾安,阅古堂主人。建筑设计师,艺术品经纪人。现居德国。

一脉相承

记得小时候,父亲从外面买回一对黄花梨官帽椅,古风古韵的,我看着很是喜欢,也觉得新鲜,听着父亲口若悬河地讲着椅子的妙处。第一次看到黄花梨家具的我却只是深深的被这种材质所吸引,黄花梨行云流水般的纹理加上栗子黄的色调甚是惹人喜爱。之后自己开始学习各种木纹,认识材质的特点,用这套形而下的鉴别方法也买过几件自珍的家具。可再玩到后面,慢慢的就会思考这些家具的时代特征,时代用途之类的,冥冥中总感觉到中国古典家具和中国古代瓷器、玉器,服装等工艺品之间有着某种联系,而这条纽带又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颇有些玄妙。

其实所谓玄妙,多是一些弄不清楚道理的遁词,道理一清,玄妙自破。比如笼统地说,文化直接影响艺术,中国儒释道三维一体的传统文化自然影响着中国传统艺术的表现。可是具象中能看到的中国传统艺术本源的载体是什么呢?我想中国书法作品应该当之无愧。书法是把文字的书写性发展到一种审美阶段,并融入了创作者的观念、思维、精神,能激发审美对象的审美情感。所以中国书法作品就是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纽带,它能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其它艺术品门类的表现风格。

阅古杂谈:中国书法与古典家具的内在联系-1

永字八法

“永”字八法,是古代书法家练习楷书的运笔技法。“永”字有八笔:点、横、竖、勾、仰横、撇、斜撇、捺,按各自的笔势以八字概括为侧、勒、弩(又作努)、趯、策、掠、啄、磔。这八笔是楷书基本笔划,每笔各有特色,使用八种不同的笔锋,而又互相呼应,一气呵成,也称作“八面锋”。这八种不同的笔锋好似传统家具制作中不同的手法。而“永”字又无重笔,把这八个方向的笔画连成一线,会自然围合成一个八角形。就像古典家具最终展示给我们的外轮廓一样,围合一体,精气内含。
关于“永”字八法的形成,谬论很多,有一说是出自东晋的王羲之,另说是崔子玉、钟繇、智永、张旭。据考证“永”字八法的形成应该在后汉到三国这段时期里。其实一个规律的成型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决定的,是通过长时间经验的积累逐渐形成的。中国古典家具的传承与制作,大都是口传心授,经过漫长的时间推敲出来一套成熟的制作方法,它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是靠着匠人的努力与文人的参与发展进步的。只可惜家具制作的法则,历史上文人关注较少,著书立说者微乎其微。直到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一书的出版,才使这个领域有了一本相对专业、科学的研究著作。

颜筋柳骨

学习书法的初学者都知道颜筋柳骨一说,此说源自宋·范仲淹《祭石学士文》:“曼卿之笔,颜筋柳骨。” 指的是唐代书法家颜真卿和柳公权的两种风格迥异的楷书字体。这筋骨之说对中国艺术的千年发展影响很大,而且在很多艺术品领域中都能感受的到。

先说这“骨”,是指字刚猛有力,气势雄强。晋卫夫人《笔阵图》云:“善力者多骨,不善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其实所谓“骨”,是体现了艺术家内心的一种力量,并非写字剑拔弩张,而是既有力,又秀气,这就叫做“骨”。现代美学家宗白华云:骨,就是笔墨落纸有力、突出,从内部发挥一种力量,虽不讲透视却可以有立体感,对我们产生一种感动力量《美学与意境》。

再说说“筋”,它有多义,或指笔锋,或指执笔悬腕作书时,筋脉相连有势而言。筋也与肉联,称为“筋肉”。 颜、柳并称,比较两人显著特点是:颜书筋肉较多,但也并非无骨,颜真卿书也重骨力;柳书露骨较著,但也并非无肉,仅是趋于瘦削而已。

我觉颜筋柳骨的对比很像紫檀与黄花梨的比较。明代的黄花梨家具大多道骨仙风,展示线条之美,可谓之骨,但却并不让您感到无肉。清代紫檀雍容华贵,但却不像大多清代红木家具一样显得呆板,反而让人感到内涵精光,大气磅礴。其实古代的文人给我们留下了无数风格的书法至宝,及书法中体现的人文精神。我们大多时候都会仰视书法,把它摆到一个很高的地位上。但古代的木匠大多虽知而不能言,打个家具也没留下那么多的理论,他们只是对家具的制作都非常熟练,就是这种熟练使他们的作品中能看出通达的哲学境界。我们今天很多人都爱故弄玄虚,喜爱吹嘘自己的书画作品如何高深,仿佛全世界没几个人能理解似的。其实高人大都可以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笨人才只能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有时候想想,做个所谓的大师还不如做一个古代的匠人,能把好手艺与好设计结合起来,着实不简单呀。

环宇心源 

中国书法的名气在世界上远比中国古典家具大得多,但是外国人能理解者却是凤毛麟角,因为英语中压根儿就没书法这个词,英语里翻译书法只能译为penmanship和calligraphy等字义,这些单词所表示的意思不外乎就是写作格式和书写态度的事情。西方人理解不到文字还可以抒发感情与思想。另外书法的工具毛笔,有个别名叫毛锥子。锥子主体是圆的,头是尖的,就是这个尖恰好也叫做锋。而英语里毛笔的翻译过来却是brush,与“刷子”同意,足见西方人无法意识到毛锥子了,笔锋与气韵对他们来说,理解起来还是有难度的。

对书法理解的困难并不影响西方人对中国传统家具的热衷。因为家具是实用器,理解起来较易,但殊不知传统的中国古典家具与中国书法乃是同宗同源,一个文化载体,若是始终不能理解书法中的魅力与哲理,怕是看家具也只能是以他们的审美看了,只能观其表不能观其里。

我浅写书法与古典家具的关系,意在抛砖引玉,希望更多爱好古典家具的朋友可以跳出家具看家具,家具的艺术魅力应该在家具之外。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2-11-30 22:11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