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11182017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中国书坛之怪像 “官员书法”泛滥成灾

中国书坛之怪像 “官员书法”泛滥成灾

 中国书坛之怪像 “官员书法”泛滥成灾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1月换届,产生书协主席1人,常务副主席16人,副主席18人,名誉主席11人,顾问6人,秘书长2人,副秘书长10人,共64个职位,其中2位秘书长由常务副主席、副主席兼任,实际任职人数为62人。新班子一经公布,就被众多主流媒体当成荒唐笑话来报道。

陕西文脉深厚,在书法领域,因西安碑林而享有“书法圣地”尊誉。这种氛围之下,相对保守的陕西书法文人向来矜持。但如今书协“官帽子满天飞”,一下给陕西书法描绘出另一张脸面。

陕西书协领导选举的庞大数量来自中国自古以来的官本位思想,艺术品市场重新兴起后,这种思想愈演愈烈。官位火爆来源于两方面的市场需求:一是求字,二是求贿。以卖字为渠道,给求办事的人一个送钱的方法……

书协主席名号意味着“名与利”

字画交易并不唯一通过公开市场,书法家亦会直接向求购者售字,这使得他们的真实作品收入难于统计。多位陕书协理事透露,一个副主席一年卖字收入可达数百万元级,他们作为理事,收入在50万-100万元之间。“外面人根本看不懂,一个副主席,既不给编制,又不发工资,有啥好争的?”一位理事说,“岂不知坐上这位子,便有大把的名和利。”

记者调查得到这样的数据: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团包括秘书长、副秘书长在内共有领导19人。其中,主席1人,副主席14人,名誉主席1人。在河南,该省书协拥有名誉主席8人、顾问11人、主席1人、副主席18人的强大阵容。在山西省书协,名誉主席5人、顾问11人、主席1人、第一副主席1人、副主席18人、秘书长1人、副秘书长7人。

一般省书协副主席的四尺作品5000元,当上书协主席以后,作品能上涨到两三万元,“价格看着不高,但是架不住数量多。” “行业协会等社会群众组织,虽没有明确职数规定,但30多名主席,10多名秘书长,显然是一种不正常现象。”郑州市文联纪委书记李国昌说:“人数众多的主席团,如何通过层层审核,起码说明相关部门在换届问题上不够谨慎和严肃。”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书法界人士说,市场上“追涨杀跌”的现象都是追求利益的结果,名字前挂一个“副主席”,字就能好卖、多卖一些。有的虽涨幅不大,但架不住数量多呀!给谁的名字前加一个头衔,用处可不小,这在书画界已经不是秘密了……

官位缘何火爆:一为求字,二为求贿

自古以来的官本位思想,艺术品市场重新兴起后,这种思想愈演愈烈。官位火爆来源于两方面的市场需求:一个是求字,另一个是求贿。

一 、领导卖字成受贿新招

书协领导中经常混杂着政府的离退休或者在任领导,他们以写字为乐趣,也以卖字为渠道,给求办事的人一个送钱的方法。

曾经有一例案件,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有杰借书法敛财千万。王有杰身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许多人会吹捧他的字极具收藏价值。而且,如果有人急需这位大领导给予关照时,只要有个小伙儿说一声“我爸是王有杰”并担任中介,就必然有人掏出20万“约见费”,然后再花更多钱去“收藏”他的作品。虽然其作品根本称不上艺术品,但必须承认在这样的“收藏”交易中,有商品交易最基本的特征。那些肯于花大价钱的买家其实很精明,表面上看,他们是“冤大头”,明知那些大领导的所谓书法字画一文不值,却一掷千金。而实际上他们付高价购买到了他们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东西叫权力。

二、更大的需求来自书法交易市场

艺术品可以升值的事情在民众身边不停上演,然而书法市场长时间以来价位、水准并不稳定,在大众审美教育没有普及之前,专业协会的认可成为市场重要的依靠标准。

求一幅书协领导的字,很多时候,不需要花太多钱。据某书法经纪人盘算,书协领导通过卖字年收入上亿者不止一人,很多书协领导在任与离任后,作品价值都可以达到稳定。但是也存在巨大风险。有位书协领导,上任之前几乎给些好处就可以送字;上任后1000元每平尺,且供不应求;换届离任后,四尺整张叫价1000元却无人买。

早在2008 年,湖南书协就因为公布会员润例一事引起社会热议。当时这份润例列出普通会员到省书协主席价位,从300 元每平尺直到3000 元每平尺不等。其中还有招牌题字、展标题字、参加笔会等不同场所的价格。在中国,众多省市的书协都有庞大的领导团,书协会员的润例也存在于每个书协,所不同的是,陕西书协与湖南书协的高调之举,曝光了这种潜规则继而引发震动……

“官员书法”泛滥混淆艺术本来面目

一、挤压真正有创作力的书法家

“不懂书法的人来当书协副主席,不仅影响了一大批年轻、有创作力的书法爱好者,更让某些人得以变相保留既得利益。”有人面对媒体如此感叹。教育部考试中心中国书画等级考试直属陕西考点办公室主任、陕西省教育书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马伟表示:“我们从来不反对官员进入书协,关键是加入者得有能力、有修养,不能把加入书协当成变相敛财手段。”

二、为书法界带来错误的价值导向

中国书协主席张海曾经表示:“书协领导如果不是书法家,书法界很难接受,社会也不大容易认可。另一方面,书协是专业性质的群众团体,其主席还有组织、管理书法家、书法爱好者的任务。”现在很多学书法的人把加入本地区、本省或者中国书协作为目标,以期获得权威性的认可。如果这种“作品因官帽而富贵”的态势过度蔓延,趋利附势的心态会干扰学画练字者的定力,会给学生带来错误的价值导向。

三、加剧官场不正之风、滋生腐败

记者采访的几位业内人士均称,判断一幅书法作品的价值首要因素是其艺术水准,但是外在的干扰太多了。有网友表示,“官员书法”泛滥,从某种程度上容易混淆艺术的本来面目,影响人们对严肃文化的敬畏之心,甚至会引发不正之风,滋生腐败。

四、导致书画市场秩序紊乱

美术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于洋表示,职业艺术家的艺术品位与大众的审美价值标准的脱节,导致书画交易价格日趋神秘,在讹传中偏离其本体属性。欣赏与收藏受众对于书画作品的鉴赏力与艺术价值判断力偏弱,无法判断艺术品价值的优劣,便索性紧盯市场,跟风出手……

“官场病”日盛:该治一治了

从温州“最牛”高尔夫球协会领导半数是官员,到动辄数十人的书协领导,暴露出来一些行业协会日渐臃肿,行政色彩日趋浓厚的弊端。

谈到书协领导的选择,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杜成义表示,首先要具备的素质是他对书法的认识、研究水平,在书法艺术上要有一定的造诣。对此,中国书协主席张海也有类似表述:书协领导如果不是一个书法家,书法界很难接受,社会也不大容易认可。另一方面,书协是专业性质的群众团体,其主席还有一个组织、管理书法家、书法爱好者的任务。

吉林大学教授邴正认为,现在都在呼吁去行政化,没想到一些民间组织却滋生了“官场病”。要想治这种病,除了政府部门在机构精简方面做出表率外,还应该加强政府的审核管理,上级主管单位要把好机构精简关,同时加强协会内部的自治,确保机构组织的质量和活力。

“群众性的专业组织,服务应该才是第一位的。”中央党校研究员曾业松表示,书协是“书法家”的组织,而非“书法官”的组织,是要服务群众的。不能以官位论书法地位和级别论艺术高低……


最后更新于: 2013-03-27 22:03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