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05192022

Last update08:15:27 PM

Back 艺术时讯 书法新闻 不如拿韩寒和周久耕比一比(转载)

不如拿韩寒和周久耕比一比(转载)

文章首页
不如拿韩寒和周久耕比一比(转载)
第二页
全部页面

文学前辈王蒙先生刚指出:“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马上有人给这句话下脚注。报道称,南京“天价烟风波”的主角周久耕已写就一部长达35万字的长篇官场小说。自此人间少了一个贪官,却多出一位“监狱作家”。

我怀疑,早在这位房产局局长蹲监牢前,就已经动了写小说的念头。无非平日公务繁忙,一边要搞腐败,一边还要反省人生,这对他来讲难度恐怕有点大。当然,能够码出35万字的东西,无论它最后成为什么,至少也是件体力活。而这点也让人心生感慨:中国作家的门槛真低,混入文坛真容易。

如果王蒙先生那句话的意思是,在中国从事文学的人数众多,这大概没什么错。但我们都知道,判断文学盛衰的指标,不能只统计从业人数,更不是拼体力活。文学不能不追求理想、人性和良知,否则直接找一帮作家砸掉不待见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场子,岂不简单?——咱们有的是人嘛。遗憾的是,以这个标准筛选,许多人毫无疑问将被清除出作家队伍。

这两天,“韩寒”这个关键词在新浪微博上格外受到关注。知名文化人士王小山打下一行字:“谁说韩寒是当代鲁迅?鲁迅比韩寒差多了。”有趣的是,无论大家怎么看待韩寒,这场讨论的来源和文学并无直接关系,而是因为他在博客上抨击上海“倒钩执法”现象,由此引起了强烈社会反响。

一些博友受不了这句话的刺激,他们大概是觉得,韩寒的创作和鲁迅先生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这一点我完全同意。即便把韩寒的博客文字归入杂文,这些作品也确实谈不上有多少思想深度。但就我的理解,王小山拿韩寒和鲁迅比较,比的可能也不是作品,而是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力度及其可能性。不过从这个角度,实际上也没必要非得比出个你高我低,不管各自所处时代背景如何,他们身上所体现的都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人生立场。


我认为,与其拿韩寒和鲁迅比,还不如和周久耕比一比。这两个人有什么可比性?一个是官员,一个是作家。身为官员的周久耕不好好做官,结果沦落到在监牢里写小说;而韩寒作家却不好好写小说,整天管社会“闲事”。俩人看上去都“不务正业”,经过一番对比,却不难看出周久耕的“小”以及韩寒的“大”来。

一个官员,在其位时不以百姓民生为念,就算有本事写出几百万字的小说,无疑也是个不合格的官员。而兼具作家或赛车手两栖身份的韩寒,他在博客上的言论,则体现了一个公民的良知和担当。这么说吧,关心公共利益本是官员的天职,周久耕却似乎把这事给忘了;韩寒不去做这些事情,大概不会受到过多指责,但他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十分出色。二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公共意识之有无。

照道理,韩寒所做的事情很多人都可以做到——只要他具有一定公共情怀,加上必要的网络应用技巧。这其实也是现代社会的公民所应具备的一种品格。但是,正因为大多数人都做不了韩寒,这个名字才显得如此耀眼夺目。在韩寒身上体现的公共意识和批判精神,恰恰是这个社会的共同缺失。从这点来看,韩寒不仅让周久耕们黯然失色,大多中国作家也该为此感到羞愧。包括我们这些追捧韩寒的,在不吝赞美之辞的同时,其实内心隐隐也有些不安。

原文地址: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8074&PostID=19760070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05 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