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0616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艺术时讯 书法新闻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 第十页--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 第十页--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文章首页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第二页--云冈风波
第三页--万人签名
第四页--“沾了煤的光,倒了煤的霉”
第五页--“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
第六页--我一生的价值在于事功
第七页--回到明朝
第八页--耿彦波速度
第九页--争议耿彦波
第十页--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第十一页--阵痛
第十二页--钱从哪里来
第十三页--瞄准300万游客
第十四页--他点燃了大同人失去多年的荣耀感
第十五页--耿市长前传
第十六页--修路不打大家的主意
第十七页--谢谢你,彦波
第十八页--请让我干满一届
第十九页--如果留下一个半拉子工程,不可想象
第二十页--挨一时骂还是挨千秋骂
全部页面

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骂他的多是因为拆迁。耿彦波对于拆迁的进度要求极严。还是在10月29日这天,他沉着脸快步走进大同火车站附近一家按规划要拆除的中国工商银行,随即拿出手机拨给另一个负责官员:“这么久怎么还没拆,说7天,现在都一个月了。”电话那头解释着什么,耿彦波不容对方多作分辩,“不跟你说了,你的效率呢?”随即挂了电话。

网友整理了“老耿语录”,其中有一句是:“我没有时间等待,所以拆迁不可以等待”。

对于如何对待“钉子户”,耿彦波对本刊记者说:“我不承认‘钉子户’的说法,我翻看人生的字典,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我坚持阳光拆迁,不管权贵还是平民一致对待,我想我们的人民群众都是有水平、有觉悟的。”

但是钉子户依然存在。在限时拆迁的高压下,执行者的过激行为未能避免。“有时候拆迁人员齐上,一边把人拖出来,一边就拆开了。”一位市民对本刊记者说。

大同一位企业老总也告诉本刊记者,他的楼被强拆的时候,还有员工在办公,“很危险”。

在大同采访,拆迁部门并没有回避“强拆”的字眼。城区拆迁总指挥部办公室提供给本刊的材料中写道:“凡是列入规划拆迁范围的,必须拆迁,这是原则性。在坚持原则性的前提下,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这份材料以大西街1号为例:在长达近10个月的时间里,召开座谈会10余次,上门做工作260余次,但仍有23户态度强硬,不肯搬迁。最后区政府实行了强拆。“今年以来,我们共强拆36处,拆除面积3914平米。”

另有人批评耿彦波拆迁太随意,“耿一指”、“耿指倒”的外号由此而来。一位市民对本刊记者说:“棚户区拆了大家都拥护,可是一些年头挺短的楼也拆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安置和补偿不到位或不及时,为耿彦波增添了另外一部分骂声。

根据安置方案,房屋拆一平米换一平米,如果想增加面积,政府以补贴价优惠保障到45平米;以成本价安置到60平米;超过60平米还要求增加面积的,可增加20平米安置,增加部分按高于成本价低于市场价结算;若再要求增加,则按市场价结算。

但是一些拆迁户仍然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方案不给地段补偿,不给装潢补偿,不区分原住房层次和朝向。”一位拆迁户说。

这部分人中尤以商户反弹最为激烈。从城内繁华地带搬到城外,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市场的萧条,因此商户堵路阻止拆迁的场面时有发生。

由于安置房不可能一时完工,所以,“先拆迁后安置”成为一种无奈的选择,这种方式引起了另一重困难---拆迁户只能暂时租房居住。尽管政府给予一定的租房补贴,但是仍造成了拆迁户的不便。“搞建设大家都支持,可是楼都没盖好,房子就哗啦啦全给拆了,你说耿市长是不是太急了点?”一位拆迁户反问本刊记者。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05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