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10202018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坦然面对死亡 - 大同历史名人李少兰

坦然面对死亡 - 大同历史名人李少兰

历史古城 大同

看过电影《泰坦尼克号》之后,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大船即将沉没时,那一群音乐演奏者。他们面对死亡,临危不惧,宠辱皆忘,气定神闲、全身心地、投入地演奏着美妙的音乐,这种行为实在令人佩服。这是外国名著中的镜头,而在我国也有这类事情。远的不说,在我市、我家的历史中,就有这类的事。说起来也让人吃惊。

我的爷爷性情刚烈,豪气十足,江湖义气甚浓,喜欢交朋结友。他有穷人朋友,也有富人朋友,就连抗战时期,大同有一些劫富济贫的所谓的“大盗”李文魁、“七偏头”(真名叫王永祥)等人,也是他的朋友。

一天晚上,有人叫门,爷爷和我父亲打开院门迎进一个人来。当时我父亲问爷爷:“插上大门吧?小心贼进来!”来人说:“别关门,贼不偷咱们。”来人喝完茶走了,爷爷笑着对父亲说:“你说怕贼偷,刚才已经是把大同最大的贼引进家了,那就是‘七偏头’!”哎吆!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江洋大盗。那时候,同这样的人交往是需要胆量的,爷爷的胆量可能是在与那些人的交往中养成的。

爷爷姓李,名昀,字少兰。没有高学问,也算识文断字,也有些小谋略。旧时代江湖中人有事都找他来商量。他挥金如土,朋友来了有美酒,穷人找来送粮送钱,比较殷实的家庭,到了他的手中,没有多少年,便“踢打”光了,但他落下个好名声:李少兰是个“江湖”人(意为愿意帮助人的人)。

在上世纪40年代末叶(1946-1948年期间)的解放前夕,围攻大同城的战争时时发生,炮火连天,爆炸声不断,城内的市民随时有牺牲的可能。一天,我的父亲上街去买菜,随着一声巨响,人被气浪冲到一辆在路边停放着的马车下面。父亲回忆说,此时似乎什么都停止了,思想没有了,知觉没有了,声音没有了,好像有一种微微轻松的感觉……后来渐渐地有了意识,怀疑自己是不是死了。看到马车在路上移动,心说难道阴间也有马车?再过一会儿,眼珠子能动了,手脚也能动了,顺着脖子往上摸,有点儿湿。一看,啊!血!这才完全清醒了。原来是受伤了,是被炮弹击昏了,差一点呜呼了!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在院内挖了防空洞。一听到警报响,人们立即钻入就近的防空洞。一天,围攻大同城的战争又打响了,在我们大南街东油店巷一号院内的人,都进了防空洞,只有我的爷爷不进,反而把吃饭用的炕桌搬到院当中,摆上茶壶,茶杯,伟棚大座,喝起了茶。此时,炮声轰鸣,院子里子弹乱飞,我父亲、母亲和奶奶急得要命,拉爷爷进防空洞,爷爷死活不去,说:“我要死在明处。”在那危急的关头,家里人没办法,只能由他去。此时,子弹不断地打在院内的墙上、地上,连爷爷喝茶的桌子上也被穿了三个孔,爷爷仍然是神情悠然地品着茶。

在这隆隆的枪炮声的间歇中,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敲木鱼和念佛经的声音。还有一个人和我爷爷一样也没有进防空洞躲避,那就是离我家不远的七佛寺庙里的尼姑子。她双目微闭,虔诚地敲着木鱼,念着佛经,那泰然处之的境界,也是常人不易达到的。

“围攻城”的战争结束了,好多房屋倒塌了,人们从防空洞内爬出来了,越过了生死关,经过了生与死的洗礼,一切又恢复正常了。我的爷爷还是坐在那里喝茶,毫发无损,神情镇定自若;而离我家相隔不到100米的七佛寺内的尼姑子,却被穿过了两堵墙的炮弹打得血肉横飞。虽然死前还在念佛,却未能逃脱战争带给她的劫难。我爷爷和七佛寺姑子的这种坦然面对死亡的精神,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过了几天,这条街上传出了几句《大同数来宝》:

炮弹乱飞枪子窜,

没有打中李少兰。

七佛寺姑子,

吃斋念佛常行善,

一颗炮弹,打了一个稀巴儿烂!

后来,这几句话传遍了大同城。如果和70至80岁以上的老人谈起这件事来,都还知道。

战争是残酷的,姑子死了,很多人死了,我的爷爷虽然幸免了灾难,但战争带给人类的创伤是难以抚平的。无论何时,我们每个人都从心灵深处呼唤和平!

注:本文为“爱我中华”首届全国小品文大赛参赛作品 

作者:李  键

单位:大同日报社

住址:大十字街育才园4-5-13

电话:0352-2411586              13008044914


相关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1-05-06 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