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0620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艺术时讯 书法新闻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 第十二页--钱从哪里来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 第十二页--钱从哪里来

文章首页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第二页--云冈风波
第三页--万人签名
第四页--“沾了煤的光,倒了煤的霉”
第五页--“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
第六页--我一生的价值在于事功
第七页--回到明朝
第八页--耿彦波速度
第九页--争议耿彦波
第十页--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第十一页--阵痛
第十二页--钱从哪里来
第十三页--瞄准300万游客
第十四页--他点燃了大同人失去多年的荣耀感
第十五页--耿市长前传
第十六页--修路不打大家的主意
第十七页--谢谢你,彦波
第十八页--请让我干满一届
第十九页--如果留下一个半拉子工程,不可想象
第二十页--挨一时骂还是挨千秋骂
全部页面

钱从哪里来

如此浩大的城建工程,带来的还有疑惑。在东城墙脚下,一位市民问本刊记者:“你说耿市长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投入之巨令人咋舌---云冈大景区建设,总投资达17亿元;东城墙耗资1.5亿元,四面城墙全面恢复,投资将在10亿元左右;修路一项,去年投资15亿元,今年将达50亿元;绿化,去年总投资3亿元;保障性住房建设,三年要投资132亿元。

一部分钱来自贷款。大同一家农业发展银行相关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仅他们一家就贷给政府13亿用于修路。

另一部分钱则来自土地经营。“原来大同国土收入才两三个亿,今年能达到30个亿。”耿彦波说。

盘活土地是耿彦波经营城市的关键。

“过去政府想卖地,但手上无地可卖。”大同市国土局局长潘志中告诉本刊记者,其原因一是部门之间扯皮,“比如,规划局不给你出这块地的相关手续,你就很难办。”另一个原因是缺乏城市规划,不清楚哪些土地是可以收回的。

耿彦波破解了这些难题。“他把规划、土地、房管、城建都抓在手心里面,有人说他自己代替了这4个局长,实际上他是把各个部门的工作机能都揉在他自己手中,做到了在城市的建设过程中彼此不至于发生摩擦。”

“同时他请国内外最好的规划设计单位对大同做了一次重新规划,什么地方该拆,什么地方该做什么,他都胸有成竹。”潘志中说,耿市长还将国土局下的土地储备中心由一个正科级单位升格为正处级,并要求所有的土地都归拢到土地储备中心。

该中心张主任告诉本刊记者,今年以来中心共收储了8000亩土地,目前出让2800亩,成交了26.6亿,到年底达到市长说的30亿不成问题。

这些土地从哪里来?“大部分是国有存量土地,”他说,大同不少国有企业停产多年,“耿市长加大了这些企业的破产力度。”

拿到土地后,耿彦波对土地价格进行了严格的规定,“房地产开发每亩不低于200万,商业用地每亩不低于300万,这比2006、2007年提高了80%左右”。

而在御东新区,耿彦波是首先对土地进行基础性建设---修路、绿化、铺设水电气管道,然后再卖。“御东新区总共42平方公里(合6.3万亩),其中大约1.5万亩到2万亩可以做商业性开发,按1.5万亩、每亩100万元计算,也有150亿元收入。而前期投入一平方公里不到2亿元,就按整个御东新区来算成本也不超过100亿元。”张主任说。

这种土地经营模式也引起一些担心---土地升值后,开发商拿地成本增加,是否会将成本转嫁到老百姓头上,导致房价升高?如今,大同人已经察觉,这两年,大同房价明显上升,“最好的楼盘单价已经超过5000元,2007年以前也就4000元左右。”一位当地记者说。

对此,耿彦波说,从城市发展的大规律来说,从低级城市向高级城市发展,房价升值是趋势,我们应该尊重这个规律。第二,地价不是决定房价的唯一因素,它受价格规律的支配。第三,政府会做好保障性住房建设,保证低收入群体安居乐业。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05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