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0818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五四运动--(摘选) - 第五页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五四运动--(摘选) - 第五页

文章首页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五四运动--(摘选)
第二页
第三页
第四页
第五页
第六页
第七页--萬曆十五年的敘事探討
全部页面

从这剖面着来,即见问题之大非国民党或中共能全部掌握。1920年间,这大问题构成相当的压力,逼迫着中国受过教育的精英与传统分离。倘非如此,这批人士也仍会依老例以文人而任职为官僚。可是纵然如是,这种运动也方才伊始。如果要使中国能以数目字管理,所有的改造还要达至下层,影响到所有农民。即是李大钊和毛泽东有了若干从何处动手的笼统观念,此刻也无人能写成计划按步实施,也决无人能在此时梦想整个衍变竟是要将一种“商业系统”加之于下面这巨大而且混同一致的面包上去。

1927年,李大钊已被绞死,周恩来刚在上海逃脱,毛泽东决定上井冈山组织武装部队。这时候,当权的人和在野反叛的人同样不能了解他们自己的行动已是以前历史之所无。热烈的马竞思主义者也只能想到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再进而为社会主义,然后完成共产主义。他们将“主义”翻来覆去,也不过希望模仿苏联或可将革命缩短,在以上程序里减省一两步。只是要从组织农民着手,这提议就已使陈独秀不能容忍。他想不开何以世界上最前进的计划可能在人类最冥顽落后的分子手中完成。

这时候,即是疯狂的人也不敢预言,仅是要在中国全面行使以货币管制的方式,即先要经过蒋介石五次对红军的围剿,中共的突围长征,西安事变,八年抗战,接着又有四年内战,更还有称为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乱局;即使是我们也不能想象这一切为必然。假使不把过去三个大帝国演变的程序摆在脑中的话。将一种新的组织之原则加在一个泱泱大国头上,确有愚公移山一样的困难,何况在改造过程之中这国家的人口又从当初的5亿左右增加了一倍。

黄仁宇简介

英文名Ray Huang,(1918年—2000年1月8日),湖南长沙人,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国内战期间的国民党军官,后以历史学家、中国明史专家,“大歷史观”的倡导者之名而为世人所知。

早年

黃仁宇於1919年生于湖南长沙,其父黄震白曾为同盟会基本成员,其後淡出。黄仁宇早年在湖南家鄉生活,1936年曾入天津南开大学电机工程系就读。時抗日戰爭爆發,黃仁宇僅就讀大學一年級就決定輟學。

国民党时期

輟學後黃仁宇,先在长沙《抗日战报》工作,期間認識田漢、范長江等人。后來《抗日戰報》停刊,黃仁宇進入了国民党成都中央军校,成为第14期步兵科的一名学生,同学中有作家田汉之子田海男和政治家居正之子居浩然。毕业后獲分发至陆军步兵第14师,成为少尉排长、中尉代理连长,后任新编第一军上尉参谋,跟随郑洞国将军。抗战胜利后随郑将军赴东北,参加国共内战。不久考取留学资格,赴美国雷文沃思堡指挥参谋学院学习,学成回国后任国防部第五厅科员,而后成为中华民国政府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将军的副官。1950年朱世明被國民政府怀疑計劃率領代表团投奔共产党,而遭到解职,黄仁宇随之退出军政界,遠赴美國。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