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0818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浊酒笑谈 天使乎,白狼乎? - 第二页

天使乎,白狼乎? - 第二页

文章首页
天使乎,白狼乎?
第二页
第三页
全部页面

“你的费用是多少?”我问。

“按说应该是一百八”,他好像为自己说出的这句话感到害臊似地红了眼圈和淡淡的弯弯的眉毛,“你给上一百五算啦!”

他还要让我领他30块的情,我反手从后裤兜掏给他200元,他极麻利地拉开桌子的抽屉把两张大团结扔进去,哈嗒一声关上,这才从白大褂里的西服口袋摸出一沓新新旧旧的人民币找一张50元兰版给我,而公家医院起码应开的票据一概没有,看得出,这位医生头脑里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意识,早已习惯了不立文字的“黑吃”。

我依他的要求将我的手机号说给他,他亦将门上写着的那个小灵通电话号又说给我一次,当我问及他的大名时,他指着胸脯上的牌牌说:“王某某!(此处因涉及个人隐私现将真实隐去)”语气中不无自豪。
我与这位叫王某某!(此处因涉及个人隐私现将真实隐去)的医生道别出来,此事本也就撂在一边,但因我还要打针而去到另外一家诊所时,医生偶然问及我亦无意谈起此事时,这位医生强烈的愤慨,使我恢复了多年来南去北往不断挨宰而变得麻木的知觉;

“最多也就50块钱,”他因义愤而涨红了脸,“到三等甲级医院掏你这个耳朵,也要不了100块钱”!

我顿时语塞。

“这种人利用公家的招牌,用着公家的设施,巧取豪夺,”愤怒哽住了他的喉咙,“这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医风医德?!”

一种被愚弄的耻辱和对社会丑恶行径的憎恶在我的心底燃烧起来。

“你,写了几十年文章,还是有名的……”他怕伤害我的自尊,而噎住了“书法家”三字,“你有钱,想想那些平头百姓,他们让这种人宰完是啥感觉?他们有苦到哪儿去说?!”

是啊!

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我随便就收集到群众对这位医生的几个反映;他使用几毛钱一支的利多卡因给人注射,拔一个牙最低收费100元,他还公开宣称:“杀一个是一个!……”这就是他的“医道”。

这使我想起几千年前诞生在古山西地面上的那首古乐赋《魏风•硕鼠》中的句子:“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莫我肯德。”大老鼠啊大老鼠,三年奉养你,对我们却毫不关照,毫不怜恤!而这位40多岁的医生,国家和善良的广大职工、群众们已经奉养了他多少年?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5 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