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10212019

Last update10:44:3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论文 岭南书法丛谭 - 五、清至民国之广东书家

岭南书法丛谭 - 五、清至民国之广东书家

文章首页
岭南书法丛谭
二、汉至元之广东无名书家
三、宋代之广东书家
四、明代之广东书家
五、清至民国之广东书家
六、广东书学之成就
七、广东书家之特色
八、广东书家对于全国之贡献
全部页面

五、清至民国之广东书家

清初广东书家,多为明末遗老,洁身自好,耻事异族,故顺治康熙之际之书家,多归入明末叙述,全其志也。递乎乾隆,满族已与汉族同化,两族间之观念渐泯,其时遗老,亦靡有孑遗。于是而张黄黎吕,冯谢苏宋,诸家辈出,书风复起,至于南海吴氏,著为帖锐,而集其成。从吾粤书言之,由泰泉白沙而来,三百年帖学,总汇于是。旧学既加邃密,新知随而产生,至咸同之际,于是而顺德李文田,异军突起,尊碑写碑,蔚为广东特色。碑学之兴,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复以其倡碑精神根本上致疑兰亭之来处不可靠。伟论惊人,学者咋舌!其议论之根据,详下文本人条,兹不复赘。自是以后,北碑植基开址,南海康氏继之,大宏厥规。康氏以不世出之天才与学力,著成书镜。创宝南、备魏、取隋、卑唐之论,作进一步之具体方案提出,于是碑学如日中天,全国书坛,翕然景从。至今海内者,奉为圭臬。吾尝默数四千年书坛之执牛耳者,由黄河流域而长江流域,近百年来,似已转移至珠江流域。南海康氏,其庶几乎。故清代吾粤书法,可称全盛时期。

爱及民国,清之遗老,犹多存者。党国先进,亦多工书。以现在之趋势观之,除接受吴李康三氏之遗产外,且将更从甲骨木简,穷源竞委,涵溶碑帖,上下汉殷,发四千年书法之幽秘,蔚为民国艺术史之光。时贤济济,方兴未艾,吾不禁馨香祝之。

梁佩兰

南海梁佩兰,号郁洲,岭南三大诗家之一。书名为诗名所掩。善擘窠大字,高古雄浑,由苏米以上溯钟王。尝见其“攀条摘蕙草,濯翼凌丹梯”一联,腕力横绝,笔短意长,点画精神,栩栩欲活。吾家藏有“仙湖”二字榜书榻本,阴文阳文各一,字径盈尺,款署郁洲书三字,昔尝以为梁储手笔,因梁储亦号郁洲,该坊故老,亦相传为梁储书也。然梁储书,世所少见,佐证无从。惟佩兰此联,笔势极相似,且佩兰所居六莹堂,亦在仙湖街(黄慈博近对余言)。则里人书里额,不妨但署别号也。又观大风旬刊所刊诗册(李仙根藏)中有仙字及郁洲二字,其笔势亦同。惟仙湖榜书,则锋芒尽敛,炉火纯青,雍容暇豫,极饶蕴藉。此诗册则锋芒凌利,笔势迅疾,结字扁平,英气横溢,岂纸书与石刻异欤。若合诗册与楹联观之,则仙湖之榜,为佩兰所书无疑。

梁无技

番禺梁无技,号南樵,书法眉山,而泯其迹。当见其送蓼翁人直中翰诗,行书,用健毫笔,笔势劲利,于姿媚之中,极饶骨气,酷肖其人之狷介也。

王 隼

以小楷擅名之番禺王隼,观其所书寿琅翁诗,力追钟繇,点画简古,笔厚意浓,一洗学钟书者圆熟之习,玩其笔势,似用拨灯执笔法,捻笔正而腕骨平,又运隶法人楷,故其书简古恬静,不矜奇异,而风规自远。此种造诣,方之王宠,实无逊色。故仙根诗云:“入室元常王雅宜,楚庭还有一蒲衣。”非过誉也。同时新会易宏及陶天球,均法元常,得其气韵,亦可比肩王隼也。

汪后来、甘天宠

番禺汪白岸,与新会甘侪鹤二人,生当康乾之切,其时吾粤盛行阁帖,故汪甘之书,点画使转,皆胎息于二王,白岸有客中生日自赠诗;侪鹤有题画绝句,皆于阁帖有独到处,与徒为貌似者殊科也。

苏 珥

顺德苏古侪,为惠门(惠士奇)八君之一。生平诗古文词,皆不苟作,其书迹尤不轻易与人,得者称为二绝,其擘窠大字,绝肖陈白沙。坊间每每去其下款,以充白沙真迹。侮谩前贤,罪恶罪恶。红树室主人陆丹林藏行书立轴,有句云:“勤修百亿功果,不如济一饥渴穷民”。可见其言论笃实之一斑。其书峭劲拔俗,下笔不苟,每作一点一画,皆尽一身之力以送之。笔笔镇纸,力能扛鼎。其书之独到处,在乎行处皆留,无一漂滑之笔。盖书法最难者,留得笔住。留得笔住,然后牵制紧。牵制紧,则虽方寸之字,亦有寻丈之势。其丰神自然蕴藉,意态自然无穷,此书法之三昧,古侪实能得之。又有手书离骚经刻本,行书,全文自始至终,无一懈笔,尤为难能可贵。其结字多取横势而笔致翩翩,盖得力于东坡而参以王法,此盖壮年书,与晚年书之古拙之不同。韩荣光称其书如瘦竹凌霜,寒松倚石,仇效忠谓其遒劲淡宕,瘦硬通神,与冯鱼山笔意极相似云。

张锦芳

顺德张锦芳,为岭南四大诗人之一。所谓张黄黎吕是也。其书法,楷书学钟繇,隶书法礼器。李仙根藏其小楷扇面,书法元常,工力甚到,比之明代王雅宜,略无逊色。孙仲瑛藏有隶书立轴,写王维竹里馆诗,隶法苍劲,笔意在礼器张寿之间,一洗唐隶甜俗面目,方之完白汀州,伯仲之间见伊吕也。

黄丹书

顺德黄虚舟以健毫临十七帖,探骊得珠矣。右军以鼠须笔作行草书,故其书刚劲,极抑扬顿挫之致。后世用羊毛临右军书工具经已不同,所以每况愈下,无复雄强之势,今观许友梅所藏虚舟所临岁清晏帖立轴,清秀圆润,刚健婀娜,得右军之神,使人胸次豁然,若还旧观,良由其草法精熟。又善于用墨用笔,故神采焕发,点画沉劲而态度虚和也。

黎 简、吕 坚

顺德黎二樵,足不出岭南,而书画名满全国。其行草以超妙胜,隶书以瘦硬胜。先师李泽南先生,藏有其楹联真迹“披卷神游千古,闭门心在万山”。书法山谷,一波三折,有人外远致。简又文藏有其诗册,有句云:“何人相忆远相望,独立苍茫古塔坡。”笔致飞舞,极得晋人丰致。其隶书尤力追两汉。鸿雪轩藏有四屏,字径五寸许,瘦硬高古,不减墨卿也。与黎简齐名之番禺吕坚,行草书亦超逸可爱,尝见其题二樵画之四言偈,而欲其工力之悉敌也。

冯敏昌

钦州冯鱼山,首倡古学,为吾粤名儒。其书法,恂恂有儒者之风。观其书院揭示墨迹长卷,清气往来,不特循循善诱已也。夷考其书,盖得法于兰亭,而参以山谷;多用方折之笔,而敛其锋芒,使处处皆有含蓄不尽之意,其字势似奇反正,内刚外柔,故能温文尔雅,有书卷气也。乾隆之世,北碑渐渐出土。先生又为提倡北碑之先导,观其跋司马景和妻墓志,可见其眼光之远大也。

谢兰生

南海谢沣浦,得笔法于二樵山人,而运以清虚之气。每作一点画,必转换笔心为之。此法最足纠正当时习试帖者之圆滑陋习。盖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心昏拟效之方,手迷挥运之理,此种字匠,皆犯不识运笔之弊也。尝见其题春水垂纶图行书,得争座位之神。真有以锥画沙之妙。其合处不减伊墨卿也。吾又见其榜书清晖阁三字,字径盈尺,取势甚远,筋摇脉结,奕奕有神,真有振衣千仞,入木三分之妙。

宋 湘

以写山陕会馆四字,每字千元,而获名之宋芷湾,以题虫二匾额,暗射风月无边四字之宋芷湾,二事皆成艺林佳话。予藏有其伯牙台铭拓本,字径六七寸,行草书,书法北海,笔势豪迈。铭云:“噫嘻乎子期知音,何以知在高山之高,忽在流水之深,不传此曲愁人心。噫嘻乎子期知音,何以知在高山之高,知在流水之深。古无文字直至今。是耶非耶,相逢在此?万古高山,千秋流水,壁上题诗吾去矣。岭南宋湘题。”才气纵横,于此可见。此铭曾于澳门某茶楼见有赝本,分书四幅。次幅两行,文词颠倒,可笑,多有认为真迹者,特著出之。予又藏有其行书诗草拓本,是用健毫笔书者。字径可二寸,书法诚悬,笔力洞达,摸之有棱。两拓本皆存省寓,乱离后,今不知流落何所矣。芷湾之字,除坊间所刊印之三两楹联外,《广东美术》载有一五言联,可当雄浑二字,此皆芷湾大字之著者。小字方面,则以驿柳诗卷为第一。用长锋羊毛笔,书行草,细筋入骨,笔有余妍。其腕力之充足,笔势之飞舞,大有王献之中秋帖意境。所谓笔软则奇怪生焉者,又与其用健毫时,别饶风趣也。

吴荣光

南海吴荷屋,康有为称其书法深美,抗衡中原,实无多让。又云:  “吴荷屋中丞,专精帖学,冠冕海内,著有帖镜一书,皆论帖本,吾恨未尝见之。”康氏为近代书坛之宗师,其推尊如是,则其造诣之高,概可想见。当其时,成亲王以书法名于北,荷屋以书法名于南。海内之谈书法者,以二家为宗。而吴氏善写善鉴,允推全材。盖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从古已然,以翁方纲鉴别之精,其于书法,尚未高明。而成亲王则善写而已。吴氏书学之最大成功,为帖镜之著。至其书法之豪迈,则为有目共赏,无俟抑扬也。陈公达(炳权)藏有其行书四屏,书七律一首,字径三四寸。书法脱胎东坡率更自成一家,豪雄跌宕,意在笔先,有如天马行空,全以神运,故能妙臻化境,气象万千。所见荷屋联屏幕,以此为第一矣。荷屋楷书,除见筠清馆法帖外,吾最欣赏重修诗人梁乐亭故墓碑记,笔力卓卓,游刃有余,盖其胸有成竹,目无全牛,寝馈碑帖,取精用宏,故能从容于规矩之中,游心于造化之表也。

张岳崧

安定张岳崧善擘窠大字。余藏有鹅字折本,字径尺许,笔力清挺,极有神采。与世俗竞称之一笔鹅字有仙凡之别。

李遐龄

香山李菊水,书法晋唐,刚健笃实,秋波琴馆藏有其行草中堂,字径三寸许,中有高阳池字样者,墨光晶莹,温润如玉,一望而知其为有道德之君于也。其笔力之清劲,态度之雍容,想见其明窗净几,神快务闲之际,梁翰挥毫,以寄其意。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也。尝著论书诗云:“迩贤竞伪体,姿媚趁流俗,神通贵瘦硬,心正必端肃,意会手不随,庶几远甜熟。”观其书,读其诗,知其言行之相符也。

张维屏、谭敬昭、黄培芳

番禺张南山,与阳春谭康侯,香山黄培芳,为粤东三子,书法各擅胜场。南山书法东坡,参以率更,其合处不减吴荣光,尝见其红棉寺诗,一种秀逸之气,扑人眉宇,浓纤适中,修短合度,既不背古,又不乖时,所谓文质彬彬,恰到好处。读其所著之艺谈录,而知其书学之高深也。康侯行草则根柢东坡,而参以北海。秋波琴馆藏有其诗稿,有句云:“秋风生闰夏,江月人重城。”其书似奇文反正,玩其笔势,似捻笔甚正,与东坡之执笔无定法者不同。黄培芳为泰泉八世孙,其书虽渊源家学,而往往流人吴兴,尝见其日下偶笔原稿,妩媚多姿,三家之中,此为略逊也。  

彭泰来、明炳麟

高要彭春洲,以隶书擅名。尝见其花冢铭,书仿褒斜道,瘦硬独出,如伊墨卿。南海明炳麟亦工隶,醇古朴茂,与泰来相若。尝见其“百鹿壶吉羊寿考,双鱼洗富贵侯王”一联,亦逼近墨卿也。

鲍 俊

香山鲍逸卿,书宗北海,得其神韵。曾见其行书楹联“艺场驰骤发宾戏,笔阵纵横赋子虚”,兴酣下笔,于飞舞之中,饶劲挺之气。诚得意之作也。李仙根称其直宗北海而结实有气力,诚然。

黄子高

番禺黄子高,精金石尤工小篆。尝著续三十五举,以篆法指示世人,陈东塾其弟子也。吾最爱其篆书长联云:“帘卷虾须,唤美人捧砚,笔初试,墨新磨,把妙楷蝇头,乌丝细写,香焚龙脑,有佳客至齐,诗快评,画大赏,将断文蝉腹,缘绮同弹。”不特篆法精妙,抑且雅人深致,为艺林之佳话也。康有为称其小篆,茂密雄深,逼真斯相,自唐后碑刻,罕见俦匹。今观此联,方之邓完白,何多让为。

陈 澧

番禺陈兰甫,学者尊称东塾先生。篆书学黄子高,有出蓝之誉。茂密雄强,直追斯相。尝于黄祝叶处,见其篆书联,大有琅琊台刻石遗意。其论篆刻之作,见于美术全书。盖先生之精于小篆,由于致力说文之学。故其所作,皆有根据。李阳冰邓石如,则不免时有远背六书,而以己意作篆之处。所以写篆,必须根底说文,乃无流弊也。兰甫隶书,亦甚朴茂。尝见其铁庵二字,字大盈尺。用笔厚重,有受禅表遗意。其行草书,传世尤多,以余所见,当以石光瑛所藏四屏为最得意,书宗率更,参以东坡,于烂漫之中,饶挺健之势。试以史事帖与西楼帖合观,可以得其笔意也。

韩荣光

博罗韩珠船,书法出入南宫北海之间。其书中线最佳。昂藏挺拔,笔意索拂,尝见其跋所藏兰亭,及跋苏古侪离骚经册,均有笔歌墨舞之妙。又见其“楼台金碧将军画,水木清华仆射诗”一联,亦称佳作。

冯誉骥

七龄童即能作擘窠大字之高要冯誉骥,尝见其十龄时,跋苏古侪离骚页册,即已中规中矩,崭然露头角,迨后更由率更以窥北海,于峭劲之中,有浑厚之气,遂成名家。

罗天池

新会罗六湖,书画均佳。书法尤秀丽。尝见其题海忠介画兰册页行草书,帖味甚深,有儒者风。

冯龙官、何筱宋

顺德冯龙官深于帖学。而知者殊鲜。平宁瓷佛龛藏有其楷书绢轴,界以乌丝,字径寸内,一点一画,皆变动不居。盖其纯用笔尖作字,故在清挺之中,有沉雄之态。虽属帖派,实淹有碑派之长。论其造诣,颇能直接晋传也。何香山何筱宋,擅擘窠大字,何萼楼藏有其行草书四屏,字径四寸许,用笔豪放,极似宋湘,盖亦得力于北海者也。

古 噩

古噩,籍贯未详,其画世所鲜见。屈沛霖藏有其行草立轴。书用健毫,端劲似诚悬。今人观之,卓然如有所立,书中高品也。

叶衍兰、叶佩鬘、史 溶

番禺叶南雪,一家词赋,世代书香。其篆法陈澧,得其茂密。楷行出入率更北海之间,较之王梦楼,尤觉笔厚意浓,陆丹林所藏一联,秀逸绝伦。盖一代经师,挥洒当自己人也。

叶佩鬘亦精篆书,尝见其“神仙□见说险德,山水僧游是故人”一联,工力深厚,克绍家法,其时有史溶者,亦以篆名。黄伟伯藏有其十言篆书联,自记凝拟少温法,其实亦得力于兰甫者也。

陈 璞

番禺陈璞,书法平原。孙仲瑛藏有其行草扇面,乃论藏真枯笋食鱼帖者,大笔淋漓,规模庞阔,笔势大类翁同龢也。

李文田

曾观唐碑十二则者,无不知临者为李若农。若农书法,实发源于北碑,而畅流于隋碑。所临唐碑,亦以隋碑笔意为之。若农成于咸同之际,其最行动一时之言论,为兰亭根本可疑之说,自宋以来,书家尊奉兰亭为书林实典,几于黄金可不有,兰亭不可无,因互藏本之结果,而互相聚讼。若农以为定武石刻,未必晋人书,以所见晋碑,皆未有此种笔意,此南朝梁陈以后之迹也。其文之题目与内容,与世说新语企羡篇刘孝标注所征引不同。是梁以前之兰亭与唐以后之兰亭,文尚难信,何有于字。且古称右军善书曰:“龙跳天门,虎卧风阙。”曰:“银钩铁书。”故世无右军之书则已,苟或有之,必其与爨宝子爨龙颜相近而后可。此其跋汪容甫本兰亭之创论也。予又于罗叔重家,见其跋东湖所藏明宫本兰亭绝句四首云:“右军自有临河序,摭拾零残得孝标。此物唐初方突出,多时鉴赏不会了。兰纸相传出五羊,又闻萧翼赚多方。当时疑实都无定,安得唐初许子将。若还考据昭陵物,圣教怀仁集尚留,试取永和波磔看,冯何定武说风流。唐人未甚重兰亭,渊圣尊崇信有灵,南渡士夫争聚讼,后来都作不刊经。”此种论调,在守旧之封建社会中,敢突破右军铁围,而另开新途径,此富有革命性之疑古精神,其说难未成立。然已为当时书坛开一新境界,为潜伏之北碑作一介绍者。其时北碑已陆续出土,然世人以其用笔结字,与帖大异,一般书家,尚未敢尝试,若农乃以从容自在之笔调,写高古拙朴之北碑。一时书家奉为正宗,清末为碑,陶濬宣近于呆板,赵之谦过于轻佻,惟若农老成持重,雍容大方,为北派正传。李劲菴所藏“每逢淑景开佳宴,孤负香衾事早朝”门联十四字,其代表作也。若农行书,亦自创一格,观其所跋潘东湖明官本之诗,不特诗意开人心胸,抑且书法拓人眼界。又精于篆法,尝为邓铁香篆“冰阁”二字。大八寸许,饶有汉碑额遗法。并李阳冰铁线篆之铁围而破之,一代宗师,其艺术手腕,固高人一等者欤。

朱次琦

南海朱九江,举世称为大儒。其书多力丰筋。然不肯为人作字。世所流传,多属稿本简札而已。然其随意之作,已极雄浑而苍秀,盖腹有诗书气自华也。康有为云:“先师朱九江先生,于书道用工至深,其书道源于平原,蹀躞于欧虞,而别出新章,相斯所谓鹰隼撰搏,握拳透爪,超越陷阱,有虎变而百兽全气象,鲁公以后,无其伦比。”今观黄子静,刘体志,古溪书屋,鸿雪轩等,所藏书迹,信为确论,非阿所好也。

孔广陶

南海孔广陶,精于鉴赏,所居岳雪楼,以收藏书画名海内,其书法极肖翁方纲,可以乱真。盖翁为当时鉴赏名家,而广陶受其影响者也。

戴鸿慈

南海戴鸿慈,书法平原,得其宽博。常于南斋见其楷书,集韩勅杨统碑句为联。“闻君风濯敬詠其德,暮兹其犹隆构厥基。”用笔结字,胎息深稳,雍容华贵,其胸襟抱负,此十六字表现无遗。

冼宝斡

南海冼宝斡书法,人鲜知之,其造诣甚高,淹有朱子襄康长素之胜。常见其与翰道七弟书,笔法老劲,如以锥书沙,力透纸背,痛快沉着,得未会有。

简朝亮

顺德简竹居,为近世醇儒。高尚不仕。其书纯以胸中浩然之气行之。简又文请书横幅,为书“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十三字与之。又文又藏有书札二通,行草四屏拓本,是书与实者,苍茫浩荡,元气浑然。为书法开一新境界,求之古人,惟韩文公白鹦赋意境相仿佛,先生难不以书名,然其书天上不可及也。

梁绍熙

南海梁辑嘏,与康有为、简朝亮同为朱次琦弟子,道德文章,均为世重。其书法出入逸少东坡之间,程祖彝藏有其诗稿,黠书厚重,有似其涵养之纯粹也。

邓承修、邓梦湘

世称铁面御史之惠阳邓铁香,书法瘦硬,独标一格,论者谓其集南北碑于一炉冶。吾细心玩味,觉其得力处,仍在平原。试观“寒食只数日间,得且住为佳耳”一帖,空际着笔,全以神运,如蛛丝络壁,劲而虚,倘更求其远宗,则褒斜石刻之遣也。铁香行书实到此境界。铁香楷书尤胜,尝见其弹劾李鸿章之奏摺,运笔坚定,结体处和,近百年中,当推首席。“书贵瘦硬方通神”一语,从观近代书家,惟铁香与墨卿,最得神解。铁香之女梦湘,克传家学,亦吾粤与女书家之表表者也。

梁鼎芬

番禺梁范去,与邓铁香同劾李鸿章,直声震海内。其书实得力于苏,而变其灿漫为瘦硬。尝于陈卓平处观其手札面节通,笔力则透入纸背,而墨采则凸出纸上。秀逸之气,扑人眉宇,匪惟用笔之精,兼得用墨之妙。闻陆丹林言,叶遐去亦藏其手札百余,着墨不多,句好如珠。丹林藏有其楹帖诗翰帖等数事,黄般若则藏其手写款红楼词稿原迹,均精心之作也。

康有为

南海康长素,为近代书坛盟主,其篆书由邓石如而接受朱完黄子高陈澧之遗法,所书转崔变典寺,风骨峻峭,极见性情,自记为廿余岁时所书,后更不写,所见长素篆书亦惟此而已,其治举业时,楷书法率更,甚精,风骨峭劲,大有化度之遗意。菊坡精舍所传宋广平遗爱碑颂署名康祖诒者可证也。厥后游历京师,尽览秦汉六朝碑版,洞悉隶楷变化之由,派别分合之故,于是改变作风,自成一体。全以神运,纯任天真。尝有诗云:“北碑南帖孰兼之?更铸周秦孕汉碑,昧昧之秋谁作者,小生有意在于斯。”其书之取精用宏,包罗万有,可于此诗觇之。闻常思之,长素行草,实由陈搏吾入,假道于张裕钊及伊秉绶,而直造王远之室,然非有闳深之学问,伟大之眼光,高旷之襟怀,曷克臻此。予所藏郑韶觉集龚定庵句幅“天地理夏华,关山试剑行”一联,不分伯仲,诚杰作也。

陈伯陶、张荫桓、苏若瑚

东莞陈伯陶,为陈兰甫弟子,书法出入魏碑率更,受李文田影响,余伯父冕堂公,藏有其盈联,“右军书法晚乃善,庚信文章老更新”十四字,刚健笃实。极有魄力。同时南海张荫桓以末吏跻卿贰,光绪新政,多所陈奏。书法李文田,得其秀丽,余藏有其行书册面绢本,字里行间,有豁达之气,颇似其风度也。顺德苏若瑚,恂恂儒者,书宗若农,得其规矩,尤擅榜书,有潇洒之致。

罗惇曧

筇顺德瘿公在北方书名藉甚,而本土反甚少书名。陆丹林有其楹联:“雪山水作中泠味,蒙顶茶如□焙香”,书法十七帖,参以北碑,豪迈老到,腕力充足,其造诣可比宋芷湾也。

吴道镕

番禺吴玉臣,为顺德李若农高弟。书法初期学柳,所书景酒家榜书,最为脍炙人口。而行书陈龙友行,亦潇洒有致。晚年书风丕变,改习隋碑,盖受其师之影响,屈翁山墓碑,用笔结字,几与隋萧饬性夫人墓志无巽,其得力处欤。其榜书保滋堂三字尤佳。反虚入浑,积健为雄,从容暇豫,有君子之风。盖其运用臻于精熟,规矩谙于胸襟,故能容与徘徊,意先笔后也。

黄 节

顺德黄晦闻之蒹葭楼诗,传诵一时,然其自述云:“我诗未足传,我书闲淡颇自喜,”则其对于书法之成就可知。晦闻之书,大部分见于追思录。其书境界清高,如寒蝉饮露,轻盈欲仙。又如悬崖古树,蟠根倒生。卓然成家,可无巽议。予又在邓尔雅家,见其五言联,健毫书,用笔套研,极为爽快,不类平时之作,颇有唐人写经笔意。陆丹林所藏“白鹤在天青松存性,秋花爱雨晚竹知凉”八言楹帖,为晚年所书,功力益深。

梁启超

新会梁任公,人徒知其著述之宏富,而不知其书法亦卓然成家也。简又文藏有其楹联“清水出芙蓉,天然赤彤饰。白鸥没洗荡,万里谁能驯”。书法小欧阳参以隋碑,于峭劲之中,有灵活之气,代表作也。

陈少白

新会陈少白,为初期革命四大寇之一。致力排满,功在党国,其书法用笔爽朗,如其为人。尝在友人处,见其中堂,叹为观止。及观其送高剑父西行诗,尤为两绝。其襟怀洒落,功成不居,书品与人品并高,诚不可及也。

朱大符

番禺朱执信以不世之才,致力革命,勋留党国,其书法尤超。尝见陆丹林所藏其赠伯隗诗册,大似薛绍彭,笔致翩翩,几欲仙去。盖其父棣宅,传其丈人汪笔法,执信渊源家学,又天资聪敏,故书法更为飞舞。

胡汉民

番禺胡展堂,一生寝馈曹全,凡请书者,多集曹全碑字与之。其读史集曹全碑二十章,尤为绝唱。曹全本以超逸胜,展堂加以瘦硬,劲而有骨,遂自成风格。所书行草,亦常以隶法为之。其境界奇峭如孤峰,清高似寒梅,有似其清癯之面貌,耿介之丰标。书迹传世至多,当为有目共赏。

林直勉

东莞林直勉,精于隶书,魄力沉雄,规模宏远,谕其造诣,直逼汉人矣。尝自书所学云:“初兴李烈士文甫,同习永兴大令,喜擘窠大字,及参与革命,更习汉隶。尤喜石门礼器张遥校官邮阁诸刻,盖南帖北碑,无不揣摩,以生硬瘦劲为主”。其自道如此,可以知其用功之所在,会观杨素影陆丹林等所藏其临石门颂张遥诸碑屏幅,枯老古拙,吾粤百年来无此手笔,为之赞叹久之。闻丹林言,林氏有临石门颂丈匹大堂幅,气魄雄伟,为其生平杰作,惜末之见耳。

张锡麟

番禺张务洪,沙湾乡人,尝掌教广雅书院,后为李福林将军参谋。书法北碑,予从弟少麟,藏有其范临张猛龙堂幅,字大寸许,形神毕肖,盖其寝馈有素矣。晚年行草书札,多颤笔,程祖藏有手札,老态龙钟,而笔势飞舞,颇有牛鬼蛇神之妙。



最后更新于: 2011-03-14 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