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12062019

Last update10:44:3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论文 岭南书法丛谭 - 四、明代之广东书家

岭南书法丛谭 - 四、明代之广东书家

文章首页
岭南书法丛谭
二、汉至元之广东无名书家
三、宋代之广东书家
四、明代之广东书家
五、清至民国之广东书家
六、广东书学之成就
七、广东书家之特色
八、广东书家对于全国之贡献
全部页面

四、明代之广东书家

宋末以广东为政治中心,一时文物斐然,学者英雄辈出,崔与之李昴英李用马南宝熊飞等,其最著也。然元人入主中原,压抑民气,岭表文化,为之沉滞者,百有余年,至于明中叶,而后复起。故明代吾粤书法,可称复兴时期。且其时书家,类多诗人学者,烈士高僧,较之宋末人才尤盛。其影响于国家民族天下之后世者,亦至巨且大也。

陈献章

宋代汉奸张弘范,为元灭宋,出卖祖国,犹典见不知羞,刻石于崖门,大书特书“张弘范灭宋于此”七字,以自旌其功。殊不知明代新会陈白沙先生献章,援茅龙笔,加一“宋”字于其上,便成“宋张弘范灭宋于此”八字。此民族罪人,终难免大贤之笔诛,大快人心之事,无有逾于此者。严夷夏之防,保存正气。一字之贬,严于斧钺,先生之茅龙笔,直可作麟笔观矣,岂特书法之佳而已哉。粤人之从祀孔庙者,三千年以来,以先生为独一人,良有以也。元人入主中原,士气销沉,奴颜婢膝,书风委靡,惟吴与是尚,每况愈下,甜熟软弱,如妇人女子,无丈夫气。循至明初,未之或改。白沙先生以茅龙之笔,写苍劲之字,以生涩医甜熟,以柘峭医软弱,世人耳目,大有赵佗倔强岭表,自谓何处不如汉之慨。春雷阁藏有其行草诗卷,是书于弘治辛亥腊月者。秋波琴馆藏有其草书诗立轴;简又文藏有其律诗诗卷,皆为茅笔所书。笔势险绝,如惊蛇投水,笔力横绝,如渴骥奔泉。其峭劲似率更;其轩昂似北海;其豪放又似怀素也。怀素自叙云:“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骊半无墨。”白沙有焉。此外白沙书迹之流行于世者,有“得妙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看花”一联,世多刻本,虽经重摹,然其笔力精神,犹有右军龙跳虎卧笔意。所以然者,匪惟工力之深,柳亦茅龙之力也。晋人书用兔毫笔鼠须笔,皆健毫也。自赵孟頫喜用湖笔,而羊毫盛行。羊毫作字,易于丰腴,而难于有骨气。明时广东购兔毫狼毫不易,白沙乃发明束茅为笔,就地取材,此实吾国书之一大发明也。茅笔之锋,劲而有力,且能至任何长度,宜于制大笔,作擘窠大字。狼毫劲而毛短;羊毫长而锋柔,皆不及焉。

且白沙之书,不独善用茅龙已也。即用羊毫,亦甚超妙,但世不多见耳。南海阮氏藏有其用羊毫笔书新年诗稿三首,是寄筠巢者。于超迈之中,有丰腴之气。全幅分行布白,或大或小,或肥或瘦,乍舒乍卷,乍险乍夷,夺盘右辟,互相顾盼。大有公主与担夫争道之妙。其书法艺术造诣之高,正如其理学造诣之深也。

湛若水

增城湛甘泉,为陈白沙高弟,学与其师微异,书法亦然。白沙之学,以静为主;甘泉则主张动静着力。白沙书法,犹入化境;甘泉则以色相示人。虽同用茅龙,而个性与造诣自别。秋波琴馆藏有其西樵绝诗草书立轴,字径四五寸,笔势昂藏,有如古丈夫。笔力挺拔,有横扫千军辟易万人之概。此幅署名甘泉,有疑其伪者,先生为甘泉乡人,何得以乡名自称。学者称甘泉先生而不名,乃尊称敬之词耳。然询之先生后人,皆云族中所藏甘泉公墨迹,署甘泉二字者乃为得意之作,不可多得。普通应酬,则署若水云。

黄 佐(泰泉)

“腹有诗书气自华”一语,可评香山黄泰泉之书。泰泉为后南园五先生之师,三代乡贤,一门风雅,家学渊源,书法特其一端耳。泰泉之学,主张由博大归于专静;今观其书,亦能至广大而书精微也。凡书法过文则弱,过质则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今观黄慈博所藏公书滋兰山房小词,亲瞩延想,如见君子矣。书作行草,凡二十行,字径五六分,既刚健,复温文,实能融会晋唐诸家楷行章草于一炉而共冶之,较之当时之文徵明,宜无多让。衡山以逋峭胜;泰泉以虚和胜。衡山得力,以宋元为多。泰泉得力,以唐贤为多也。

海 瑞

琼南海刚峰,以直言敢谏闻天下。其生平事迹,至今妇人孺子,犹津津乐道之。其学以刚为主,书法亦然。纯以骨胜,笔力卓绝,四百载下,如见其人。今观梦诗庐及梁棪芳所藏两行草立轴,皆书唐句者。书法诚悬,参以北海,笔挟风霜,有凛然不可侵犯之色。观之,真能使顽夫廉懦夫有立志也。康有为云:“海刚峰之强项,其笔法奇矫,亦可观。”的是确论。然刚峰之书,非特霜气横秋已也,郑韶觉藏有其手书金刚经小楷,末署万历十一年二月廿七日维魔庵写者,工力精到,直追永兴。劲气内敛,精神外溢。诗品所谓反虚人浑,积健为雄,公之第一书迹也。予家藏有公书尺牍折本乙册,书法鲁公,非常老劲,绝无妩媚之态。知公于书法无所不窥,不徒以风节著也。

黎民表

南海黎瑶石,与吴旦李时行梁有誉欧大任,世称后南园五先生。书法其师黄泰泉,而涉及文衡山。南海阮氏藏有其草书诗卷,有名云:  “阳乌顾兔反在下,笑驾楼船弱水东。”笔力圆劲,而法度谨严,盖一纯粹学者之书也。其擘窠大字尤奇伟。所书华表石三字,字径寻丈,翁方纲极称道之。

袁崇焕

以一身系国家安危之东莞袁崇焕,其书亦磊落有奇气。袁族后人,藏有公书听雨二字,横披行草。每年四月廿五,乃请出此书迹在祠展拜,拜毕即什袭珍藏。字大四五寸,末署袁崇焕题,书法东坡,听字耳下不从王。雨字第一书甚短,成点形,第二直亦作点状,连接一钩成一斜坡,一肩高耸,甚得东坡意态熊云。

何吾驺

自知性僻难谐俗,因而引疾辞职之香山何吾驺,虽屡受知于明君,而终抵牾于同寅。其书法造诣之高,亦如其性之僻。所书喜雨诗卷,深入东坡堂奥,大有天际乌云帖意,且化烂缦为清健焉。及观其三采并头莲花诗立轴,则又笔阵豪雄,笔意在北海南宫之间,高视阔步,目无余子,盖其出色当行之作也。此种意境,由于其傲胄所形成。以艺术眼光观之,实属可贵,不谐俗,无伤也。

陈子壮、麦而炫

以忏魏阉而削籍之陈子壮;以立永明王于肇庆,图复兴明室,兵败被执,誓死不屈,惨被满奴支解之陈子壮。谁不钦其精忠大节,瞻其遗墨,想见其为人。犹记童时,闻故老谈其从容就义时口占之绝诗,“嚣鼓三声急,西山日双斜;黄泉无客店,今夜宿……。”一吟至此,此民族之英雄,遂成仁矣。遗嘱大书“书可读,不可试;田可耕,不可置”。寥寥十二字,使子孙永不造异族奴隶。假使其遗至今尚存,即以为民族宝典可也。公精于书法,四十以前用羊毛,学米董。凌丽甫所藏草书立轴,体势飞舞,用笔矫健,时有险绝之笔,而能收勒得住者,盖此期之作品也。四十以后学晋唐,改用健毫。南海阮氏藏有其扇面三帧,其中一帧是书与义皇者,最为甲观,银钩铁书,直追右军,平生所见公书,以此为第一;盖晚年之作品也,至若三希堂所刻跋唐临右军帖小楷,清空高邈,有目共赏,更无俟揄扬矣,与陈子壮同殉难之高明麦而炫,余师新老残称其精于书法,惜未获观。

朱 完、马元震、欧必元

康有为广艺舟说分篇,盛称朱完篆隶,结体取态,直与完白无二,始欢古今竟有暗合者,其书惜未获观。然观完白篆书,亦可想见其笔意矣。南海马元震,书与朱完齐名。工隶书章草。今所见者,黄子静藏有元震与欧必元合作之草书扇面一帧。元震之作,笔力清挺,甚有骨气,已登逸少之堂奥矣。欧必元所书为章草,贻息高古,体势轩翥,一点一捺,皆皇象索靖之得意处。可知其寝馈阁帖之深,在有明书家中,当与宋仲温分庭抗礼也。

梁元柱

不畏强御之顺德梁元柱,继杨琏而劾魏党,道不行,归粤以诗酒终。其穷则独善达则兼善,随所遇而安之精神,可于其书见之。尝见其草书诗卷,末署丙申嘉平田道人元柱者,草法精熟,力追怀素,挥毫落纸如云烟,胸次豁然,略无凝滞,潇洒流落,翰逸神超,以较怀素圣母帖,亦不外如是。

黎遂球

世称牡丹状元之番禺黎遂球,其文采风流,固已一时无两。其督师战死,更属旷代同钦。其书由东坡以上溯钟王,笔力矫健,而多横势。其杀字甚安,大有载华狱而不重之概。盖人格之表现也。

伍瑞隆

香山伍瑞隆,书法二王。于丰腴之中,甚有风骨。其作品,为雅俗共赏。孙仲瑛藏有其草书册页,潇洒秀丽,笔力绰绰有裕,有寿考之征,无怪乎其享龄九十余也。又有草书扇面,结字微长,腕力既足,而局势复张,草法精熟,而点书安详,亦佳作也。其子庆年亦能书,克传家学,有乃父风。

何准道

香山何蒨园,书法二王,得其神髓。李嶿藏有其山居诗行草书,结体取态,甚为得势。其合处大有王叔慎梅发帖之胜。

李青选

南海李青选,驾嗜书法,起卧皆以指作书,终身不倦。朱次琦赏其书法,称为九江开村以后第一人。古豁书屋藏有其行书立轴,书法吴兴,参以北海,笔致遒媚,而有劲气,信名下无虚也。

张家玉

明末民族英雄东莞张文烈公,毁家殉国,其轰烈事迹,可歌可泣。余弟少麟得其军中遗稿(抄本),内皆慷慨激昂之作。吾尤爱其答张元林书末段云:“兹卜九月初旬,气爽秋高,龙山帽落,斯时也,横十万之众,登越王之台大吼,灵变云鸟,旌旗冉冉,三军指顾中,是玉来也”。读之有声有色,如见其人。及观嘉乐园所藏诗稿遗墨,为之肃然起敬。书法东坡,得其瘦硬,于清劲之中,饶雍容之致。指挥若定,大有羊叔子缓带裘之风,徒观其书者不知其为冲锋陷阵亲冒矢石之无畏将军也。其弟家珍,佐乃兄杀敌,有小飞将之称,亦工书,所书村居诗,下笔刚决,体势飞动,酷肖陆游。其胸次抱负,固有相同者耶。

郑一岳

致仁归舟,闻崇祯殉国,呕血而卒之香山郑一岳。其气节大足为晚明振纲常。其书笔势险劲,英气勃勃,一如其人。李仙根藏有其行草诗轴绢本,有句云:“拂披白石,弹吾素琴。”尤见其平素修养之清高。仙根系以诗云:“气挟风雷字有芒,觥觥奇士说莲塘;平生下笔千言疾,写入生绡字字霜。”

邝 露

抱琴殉难之南海邝露,绿绮遗乡,尚存邓尔雅家。其书迹流传,体制颇多,而皆精妙。在楷书方面:简又文藏有诗轴,尝发表于大风旬刊,字径二寸许,浑厚朴茂,饶有钟元常笔意。以证其手书峤雅原刻本,笔法皆同,其为真迹无疑。李仙根藏有书锦堂记,字径方寸,虚和清挺,力追平原。在行书方面:则以雁翅城诗扇面,最为得意,书法北海参以颜柳,风骨凌峭,瘦硬挺拔。南海阮氏又藏有扇面三帧,一书走马赠向渭非诗;一书谒陈文恭祠诗;一书芙蓉峰诗;均以瘦硬胜,湛若书法,此为大宗。在草书方面:南海阮氏藏有留别颐社诗立轴,书仿怀素,笔势豪纵,大有戏笔笔意。知公于书,用功甚深。不论用意与率笔,皆臻妙境也。

高 俨

明代遗民新会高望公,诗书画三绝。尝见其行草绝诗扇面,书法南宫,多用折笔,使其挥霍之笔势,变成行处皆留。此南宫之深于晋人处,高俨能窥其奥,故能于飞舞超逸之中,有如往如复之妙,然非其有清高之气节,曷克臻此。

彭睿瓘

怆怀君父之难,佯狂自放之顺德彭竹本,其草书脱胎于怀素,而自成一家,于狂放之中,擅用折笔,以蓄其势,不使一笔滑过去。其意境如奔泉咽石,曲折綦廻。其留余不尽之处,真有一波三折之妙。古人所谓屋漏痕古钗脚之法,尽于此矣。尝自矜其书为竹本派,与其师张弼之兰根派,异曲同工。秋波琴馆所藏草书千文,可为代表。

张 穆

东莞张铁桥,倜傥任侠,书法南宫,而运以胸中奇气。低昂盘辟,若奋若搏,笔势险绝,而不流于怪。点画欹斜,而杀字甚安。无一字不精神,无一笔不痛快,其天才之高超,学力之精到,几欲出蓝。使颠米复生,亦且引为知己。凌丽甫所藏行草诗册数帧,可证也。

陈恭尹

民族诗人顺德陈独漉。父严野与清远白常灿同殉国难,独漉怆怀君父,耻仕异族,以诗书自娱。尝见其手书严野先生诰命,横批隶书绢本真迹,是书于永历三年九月者。末句有云:“云汉为章,碧化三年之血;龙文如脖,光昭万世之功。”书法曹全,得其神韵,独漉之代表作也。百壶山馆藏有咏竹桃隶书立轴。有句云:“傲骨雄心岂易消,为花不逐四时凋。”不啻为自己写照也。此幅亦法曹全,参以夏承之飞舞。挥洒自如,绝无摹拟之迹。论其造诣,实有大家之才。以较同时江苏郑谷口之写曹全,更觉高明。盖独漉能不黏不脱,能入又能出,既不背古,又不泥古。胎息于古人,而能显出个性,其笔意固厚,而又参以夏承,以矫劲之势出之。谷口则用己意太多,转失古人真意,且笔意近薄,飞舞则有之,浑厚似未也。且谷口因熟而带俗态,独漉因生而得秀色。独漉能用厚锋健毫笔,而谷口则否,此工具之不同也。独漉则胸中有蓬勃之民族思想,谷口则为写字而写字,此抱负之不同也。予又于秋波琴馆见明遗老陈之橘李光大等隶书,用笔结字,皆与独漉酷肖,当时风尚盖如此,独漉乃其超卓者欤。

屈大均

番禺屈翁山,为岭南三大诗家之一。其书法,行草最工,蒋光鼐藏有其赠瑛子诗册页绢本,有句云:“增城往日建功勋,一片丹心照寒云。有弟共麾铜马战,生儿应隶羽林军”,读之可见其抱负。其书法由东坡上追右军,善用健毫,腕平笔正,运到中锋,一种清刚之气,贯注行间,中线之佳,非深于书者未易到也。其赠余兄诗扇面,亦行草书,更朴茂可喜,真能于坡仙得大解脱矣。大草方面,则有寿朝老七律诗册页一帧,瘦硬颇似怀素自叙,亦佳作也。

王应华

遁迹空门,怆怀绍武之东莞王应华。其胸中之抑郁,可于其书法观之。南海阮氏藏有其草书立轴,书法南宫,多用折笔,于雄肆之中,极抑扬顿挫之致。其署名,又甚有杜牧张好好诗之笔意也。

黄 芳

明末清初,广东书家之习颜者,南海邝露以清虚胜;琼州黄芳则以坚实胜。尝见其手书神泉文稿,其方正严肃之笔法,酷肖司马光,风骨凌峭,凛然有不可侵犯之色。以较云南钱南园之用刚,湖南何绍基之用柔,当分庭抗礼,各擅胜场也。

何 绛

北田五子,掩门读书,共砺气节,有立有守,确乎其不可拔,虽古之夷齐,何多让焉。五子之书,除陈独漉已见上文外,其次为顺德何绛。赏其寿朝老诗轴,行书,瘦硬通神,极有骨格,笔意在北海识悬之间。其合处尤类湛若水。观其书,想其为人,令人肃然起敬也。其余顺德何左王、梁器圃,番禺陶苦子,三子之书,皆未获见。闻李仙根藏有苦子家书一通,惜未拜观。

余志贞   

余志贞,擅长章书,雄肆飞舞,尝见其寿朝老翁年诗轴,笔势夭矫而有纯古之气。在章草人才历代贫弱之秋,实属难能可贵。足与马元震欧必元鼎足而三矣。  

方国骅

番禺方国骅,为迹珊和尚之父,生平喜与方外游,尝见其题罗汉像册页行草,笔庄而茂,大类憨山法师,岂受其薰梁者耶?

释真朴

芃庵真朴,以焦笔渴墨,书险绝之字,笔势如枯藤放纵,又如渴骥奔泉,善用折笔,以蓄其势,有临危据稿之胜,佛门有此,殊足珍也。

释光鹫

释光鹫,字迹珊,番禺人,擅长草书。尝见其“廉顽立懦”,四大字,字径三四寸,笔意奔放,颇似茅笔书。其所书寿陈乔瞻(子壮之弟)诗轴尤奇,兴酣下笔,满纸狂草,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骊半无墨,大有颠素遗风焉。

释函昰

吾粤高僧之能书者,以函昰为最有名。函昰法号天然,匡庐道独弟子,历主丹霞海幢诸刹。明亡后,士夫多皈之。尝见其七言联“浅深绿树藏茆屋,开落红花荫草篱。”笔势夭矫,笔力苍劲,字径或大或小,历落有致。又见其阿侍者诗偈,书法北海,极得笔意,海云诸今书法所从出也。

释今无

今无,番禺人,天然高弟。尝北游沈阳,南渡琼海。书宗北海,得其瘦硬。尝见其书诗扇一持,精品也。擅用逆入平出之法,极有姿态。轩昂磊落,如古大夫。大有李思训碑笔意,观之令人气舒焉。

释深度

释深度,南海人,工书善画,其书法出入东坡衡山之间,颇有闲云卷舒之妙。



最后更新于: 2011-03-14 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