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08242019

Last update03:20:24 pm

Back 艺术时讯 Latest News 丁仕美:从矿山人走向书法家

丁仕美:从矿山人走向书法家

丁仕美书法作品丁仕美是一位矿山人,“艺术家”之类的称谓,对他来说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奢望。而对这种奢望的向往表现在人生中,就如日夜不停地在地壳深处采掘劳作,永无止息。他不能像生活在地面上的幸运者那样,在艺术的峰峦 下良久地逡巡、寻觅一条登上去的捷径。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有靠两条出透了汗的腿,没命地奔向远方去笼罩的圣境——在险峻的艺术山峰下,没有观望的时间,只有奋不顾身地扑将上去!如果没有因一口气换不上来猝死,也许真就侥幸攀上了绝壁悬崖。”

从小随族中贤人习书,使丁仕美受到了较好的启蒙。从上古甲金到明清大家都有研涉,后来又就读于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哪怕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也不曾懈怠,兴趣也扩展得很宽。由专转为广,由唐楷、北碑、汉隶、秦篆一路入金出卜,书内,书外,一碑、一帖,取经、取法,运用他自己搜寻到的史料和传世墨迹,使研究对象具体化、生命化。从他的大量书法作品中,就可以看出文化素养的厚重,家中丰富的藏书,就是他人生的映照。

书法艺术是根据自身规律不断变化发展的。丁仕美的书法在用笔上颇下功夫。他对书法的领悟、学养功夫集中体现在笔上。笔是动与静的桥梁和纽带,通过笔对纸的作用和纸对笔的反作用,方能进行艺术的再现。如其草书作品,给人以动不躁、静不板,动呈外动而内静;静做到了外现静而内含动。每一点、每一画都富于情感,有血脉,有弹力。点如悬崖坠石,飞白更有萦带缠绵,老树枯枝。可为刚而非石,柔而非泥,体现出用笔之功力。

技法之大胆,行笔之诡谲是其创新之处。他把古典美与现代美相并存,追求均称亦兼怪异,娴静亦兼狂乱,纤巧亦现笨拙,以笨显巧,以怪显均,以狂显娴,超越了那种单调匀称、娴静、纤巧等板本型的效果,耐人回味无穷。如他用卜文的笔法来表现金文进而又融注于草书创作就是一种新的突破。

总体而言,丁仕美的书法作品,既有鼎、碑雄强、厚重、质朴等鲜明特点,又有刻帖、遗墨清丽、婉约、绵长的韵味。无论是巨制佳构还是尺牍数纸,字里行间处处充溢着直率、朴厚、开张,且具有相当纯熟的形象感受能力、想象和艺术表现力。作为一个矿山人,丁仕美的生存的艰辛,造就了他外憨内秀,多年来所取得的成绩,缘于他的精神,缘于他“日有上进”的人生观、价值观。他与一般书法家的根本不同处,首先是所书内容的超脱和对国计民生的深切关怀,作品中扑面而来的底气,是胸怀中历史、文化、哲学、美学、艺术融汇后的灵光闪射。成功的书家必然根植于传统,具备扎实的多方面的才能。丁仕美除书道之外,十几年中还相继发表了各类文学作品50余万言,并五次获奖,这对于一个书家来说,的确是一种珍贵的学养。(图为丁仕美书法作品:奥林匹克圣火千秋传续,中华民族精神万古屹立。)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21 June 2011 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