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09222018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诗歌散文 纽约时报:杭州的诗意

纽约时报:杭州的诗意

纽约时报:杭州的诗意

杭州, 西湖边,传统的宝塔和小木船随处可见,这里,曾是画家和诗人的居地。 

二月一个雾气朦胧的早上,灵隐寺,这个有着四百多年历史的佛教圣地,也是中国现今最重要的保护区之一,看起来犹如在举行一场嘉年华,而不像一个朝圣的地方。这里人群涌动,不同年龄的人成群结扎。因为是新年,喜庆的家庭聚集在这里,穿过拥挤的人群,爬到80米高的寺庙中心烧香拜佛,同时也顺便品尝这里的串烧油炸豆腐和玉米棒子,把这里的所见所闻览入他们的数码相机。

我和我的家人是人群里唯一的西方人,成为了别人照片里一道意外的风景—尤其是我那两个小孩。“看那边,外国小孩!”一位年轻的妈妈叫道,同时把她的宝宝抱到我的孩子身边。正式的春节假期只有一个星期,但杭州人们愉悦的节日心情比假期持续得更为长久,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里,似乎人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心情。

在中国,杭州一直被视为一个近乎神圣的地方。这不仅是因为她地处美丽的西湖边,也因为她是乱世中人们清修,回归自我的地方。12、13世纪的南宋时期,文化发展繁荣,然而政治动荡,当时很多著名的诗人和画家都隐居于此。西湖边柳树成荫,分外宁静,湖附近清幽的山顶上矗立着由当时的名僧所建的高耸的佛塔,那些诗人和画家就住在这里,逃离世俗的纷扰。

杭州这个地方赋予了诗人创作灵感,在中国,世代的学生都读着这些诗句长大。著名诗人白居易有诗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

对于外国游客来说,尽管杭州从不是主要的旅游胜地,但她在那些有幸拜访过她的游客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正如马可·波罗写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今天的杭州尽管已是一个拥有800万人口的大城市,但外国游客却不多。2009年,杭州的游客量为630万,相比之下威尼斯只有200万游客,然而杭州游客中只有5%是外国游客。

但是,随着一些新的高级酒店的建成,以及上海虹桥站快速列车的出现,这一状况将要改变。快速列车已于去年10月开始启用,这意味着从上海到杭州只需40分。而以前,从上海开车到杭州也要3个小时以上。旅客只需购买不多于20美元的车票,就可以坐上时速为250米/小时的列车,沿途欣赏由新旧中国交合组成的迷人风景(原始城市建筑正在被新兴的前篇一律的建筑取代)。

尽管杭州并不算大,但杭州既保留着湖、古运河、崇山峻岭等古老的景物,又融合了现代新兴元素,十分适合游客。杨毅(译者注),杭州都市快报的一名记者,带我游览了历史悠久的河坊街,街上木质茶楼随处可见。随访中,杨毅对杭州的发展速度既惊讶又自豪。“杭州的最南边以前只有湖边一片片的农田,”他说,“而现在,我见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建筑物。”

古时的杭州是一个远离繁华俗世的宁静居所,而如今尽管这个概念只剩下一个象征性意义,她依然有着厚重的精神重量,依然有大量的工薪阶层涌进这个城市观赏她的古寺湖水、深山宝塔。对我来说,看着中国50、60年代的人们在这里享受休闲时光,尽情欣赏这里举国皆爱的美景,和观赏美景本身一样有意思。

很明显,杭州的旅游业正在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景点开始对游客开放,构成杭州必看景点的一部分。杭州的自行车道上(满是红色的出租自行车,只需5美分一天),全是来自上海、天津和北京的中国游客。一些装修漂亮的老式餐馆,如龙井饭店(以美味的当地美食和有机食品出名)则为喜欢显富的新贵们奉上海参,水煮鱼等食物。而一些新兴博物馆,如开放于2009年的浙江美术馆,则会展出融合传统艺术和书法的现代作品来吸引年轻游客。

在这种情况下,豪华酒店接踵而至就不足为怪了。香格里拉、阿曼集团、悦榕庄、四季酒店都在过去几年在杭州开了分店,Angsara也准备今年登陆杭州。新的度假酒店往往都不会建在城市的新地段,而是建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安静地带,如安曼法云度假酒店就在灵隐寺附近重新开发了一个茶庄,一个专为旅客提供温泉服务和粤式点心的简易别墅群。悦榕庄位于杭州著名的湿地公园内;新来的四季酒店则位于西湖一处幽静的岸边,拥有超过10英亩的花园景观和仿古亭建筑。

即使身处这些酒店之外,也能找到安静的去处。从一座简易的桥栈出发,我们登上了一个中国老船夫的舢板(一种类似于威尼斯贡多拉的传统木船)。舢板悠悠穿过石拱桥,一路上浆声相伴,两岸竹柳相映。枯枝穿过薄雾,山上孤塔与湖面相对;一只渔船静静的停泊在湖面上;柳树上鸟儿歌声悠扬。舢板划过一些清幽隐蔽的地方:曲院风荷、花港观鱼、断桥残雪、柳岸闻莺…

接着我们的小船渐渐划向湖心。如宝塔的游轮在湖面上徐徐前进。三潭印月上,当地人的姿态尽收眼底,有些人正在迫不及待的准备野餐。每个人,似乎都想成为杭州一首新诗里的风景。


最后更新于: 2011-05-13 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