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0224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论文 《书道与书魂》- 续 - 丁仕美 - 第二页

《书道与书魂》- 续 - 丁仕美 - 第二页

文章首页
《书道与书魂》- 续 - 丁仕美
第二页
全部页面

丁仕美草书书法竖轴《庄子·逍遥游》 释文:“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一人名叫“庆”的木匠,制造了一件叫“鐻”的乐器,所有见到的人都以为是神鬼所为,人不可能做成这样精妙绝伦的器物。连鲁侯见了都惊诧地问:“子何术以为焉?”庆木匠说出一句千古名言:“臣工人,何术之有。”庆真可堪称有史以来最为谦虚、虔诚的工匠。他为了制作这件乐器,内聚真气,如对至尊。心斋七日,名利俱忘,甚至连自己的四肢形体都完全忘掉了,沉入了一种超绝尘寰的化境之中,(后世达摩得道,由禅定而入般若智海、菩提果海,全身心进入一种熄灭生死轮回的涅槃境界。)然后这才入山林,以自己的天性观木头的天性,选料、加工……

古人已逝,去圣时遥。庄子还记述了扁庆子与其弟子的谈论,扁子说:孙休没有怨天尤人的资格——相形之下,如我这等被浮躁气、尘俗气内外困扰之人,连作孙休的资格都不够啊!这就难怪心里脑里总是有驱除不完的“迷惘”!

一日,我懒散地翻看着《世界经典名画集》,不经意间又一次把目光盯在“蒙娜丽莎”的脸了,看着“她”那绵绵的似有若无的笑意,我再一次强烈地感受到,她分明是对“她”所面对的一切漾开缠绵缱绻的睥睨、讽刺、怜悯与无奈,那眼神儿里藏匿着、游动着的无限遐想与困惑,不正是这幅画的“灵魂”吗……

再看达·芬奇这位匡世奇才的另一幅杰作,他为米兰圣玛利亚修道院所作的《最后的晚餐》,当坐在长条桌中央的耶稣对两旁侍坐的门徒们脱口说出“你们之中有人出卖了我”这句话后,他和他的12个门徒一刹那间所表现出来的各种情态——这是否和“蒙娜丽莎”的笑意表现了同一种“深蕴”呢?这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哲学又给这一结合增添了光彩”之誉的那个凝聚的、无形的“光彩点”吧——

后来,有很多大画家临幕过这两幅画,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再现画中的“灵魂”。

在中国、甚至在世界,千百年来,有多少大、小书家临摹过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即使穷尽年华,费尽心机,也断不能写出同样另一幅来。这是千百年才能诞生几件的稀世珍品。因为,这作品中永远搏动、闪烁着一颗伟大的灵魂,即使作品本身化为灰烬,那灵魂也不会消散,而是化作了辉煌的永恒!

庖丁“解牛有道”;梓庆“制鐻赋魂”。“魂”由“道”出,“魂”存“道”中;“道”为躯体,“魂”是生命。天地为“道”,日月是“魂”。

“书道”与“书魂”的产生,是天地正气与民族智慧交泰的结晶,“究天人之际”的产物。无论人类历史走进什么样的时代,文化“语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书道”追求真善美的精神不变,以书证道、以道赋魂的人文终极关怀不变!就如吴承恩笔下的孙悟空、哪吒,这两个永远活在国人心中并为世界所“认同”的不安的精灵!

(本文获“‘岳安杯’第一届国际书法作品展暨国际书法论坛”优秀论文奖)

(2001年夏初稿,2005年春再作整改)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1-04-07 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