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07222018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论文 樱花四月始盛开--记中国书法美术代表团访日

樱花四月始盛开--记中国书法美术代表团访日

樱花四月

银光闪闪的高速公路,宛如铺架在绿与花的海洋中的桥,从漂浮、震荡在海上的机场,伸向美丽的名古屋。 一株株缀满花朵的樱,俨然万顷绿涛中亭亭玉立的东瀛姐妹。这是日本一如波峰浪谷的土地上绽放的灿烂笑靥!“春将归去,樱花逡巡而开迟”。默念着俳人画家与谢芜村的俳句,深深吐纳着大和山川浩荡、舒卷、颤动的灵气,心底却生出几多悠悠绵远的怅惘,从心的彼岸一层层荡漾滚卷而来———哦,这就是哪个近两千年来在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哺育、滋润下成长起来的“大八洲国”么?

这就是哪个与我们有着多少说不清、道不尽的历史因缘的“苇原中国”么?

这就是哪个历史上多少回撞进邻邦的大门、用刀剑和子弹向“祖师爷“问安、且至今梗着脖颈不作忏悔、还要时不时地在邻国人民心灵伤疤上“撒碱捏盐”的所谓“大日本帝国”么?!

在我40多年人生的想象中,它应该是穷山恶水、丑陋狰狞的模样,然而,它却亦真亦幻美轮美奂如梦似幻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心海深处涌动的万千思绪中,渐渐地旋出一个清晰的意象:因日本政府高层极少数“政治犟巴头”引发的人怨沸腾声中,由日中文化协会出面邀请、中国书法研究院组织的这次交流访问,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化交流,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联结历史、接续未来的深远意义!

2006年4 月10日,代表团来到日本的当天,我们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名古屋领事馆、日中友好协会、日中文化协会、东海书道艺术院、中日新闻社等日本社会各界隆重热烈的欢迎。在当日夜晚异国情调的盛大宴会上、名流雅集的觥筹交错中……我们随处体味到日本人民对我们的盛情和友谊。在悠悠唐乐的环绕声中,我们尽情享受着日本化了的典雅温馨的慰藉。

从宴会暖融融的气氛走进华灯璀璨的夜,头顶上有雨丝静悄悄地飘下,恍如温婉的毛茸茸的纤手,要拂尽我们远路的风尘。这时,我想起了一些人,就在这个躺卧在东洋上的岛国,在千百年的江风海雨中,诞生了多少圣贤——紫式部、清少纳言、松尾芭蕉、夏目漱石、森鸥外、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安部公房、志贺直哉、井上靖、大江健三郎、池田大作、清冈卓行、种谷扁舟、平山郁夫……

不经意间,我已走进路边一株开得正艳的樱下,背靠着它湿漉漉的躯,举头仰望巨大而艳丽的花冠,脑际浮上池田大作《母亲》中的诗行:“母亲祝愿着/人/不要装腔作势/不要骄横傲慢/只要自觉自身纯粹的发祥/地平线的一切争斗/将化成绿色的和平/环绕的绚烂”……

雨滴凉凉地滴在我的额上,我走出樱的花冠,又回望了一眼,是啊,樱花太美了,是夜色都掩盖、阻挡不了的美!然而,却不能说是最美,因为,世上最美的花,往往生长、盛开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是西玛拉雅,阿尔卑斯?还是天山,梅里,昆仑之丘……我的思想再次放飞在初来乍到的异国他乡。

2006年4 月初稿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4 17:29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