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10202019

Last update10:44:34 pm

Back Art News Latest News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 第十一页--阵痛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 第十一页--阵痛

Article Index
造城市长耿彦波--(转载自瞭望东方周刊)
第二页--云冈风波
第三页--万人签名
第四页--“沾了煤的光,倒了煤的霉”
第五页--“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
第六页--我一生的价值在于事功
第七页--回到明朝
第八页--耿彦波速度
第九页--争议耿彦波
第十页--不搞“一刀切”,但要“切一刀”
第十一页--阵痛
第十二页--钱从哪里来
第十三页--瞄准300万游客
第十四页--他点燃了大同人失去多年的荣耀感
第十五页--耿市长前传
第十六页--修路不打大家的主意
第十七页--谢谢你,彦波
第十八页--请让我干满一届
第十九页--如果留下一个半拉子工程,不可想象
第二十页--挨一时骂还是挨千秋骂
All Pages

阵痛

还有很多人也在感受着“城建革命”带来的阵痛。

作为城市改造准备工作的一部分,2008年3月3日,耿彦波到任不久,大同市政府发出了《严厉查处违法用地违法建设的紧急通告》,自即日起对全市在建项目进行执法大检查,严肃查处违法用地、违法建设。

一声令下,大同市区所有在建项目全部停工接受审查---手续不全的补办手续,需要罚款的罚款,需要补交土地出让金的补交出让金。

“公家人”也未能幸免。本刊记者在大同采访期间,市委新闻中心正在搬家。新闻中心副主任白玉龙告诉本刊记者,这已经是他们单位第三次搬家了。

之所以频繁搬家,是为了节省经费。“国家严控楼堂馆所建设,办公场地不够,我们先是租,耿市长觉得租金太贵,所以现在把一些单位进行合并。大同一中搬到大同大学,会校、商校合并到大同一中,而我们搬到商校。”白玉龙说。

另一位官员透露,为了减少开支,耿彦波要求一切从简,“饭桌上如果出现太好的菜,他都要批评。”政府各机关开支都被压缩,连在机关开车的司机也不得不作贡献。“外出的油费我已经垫付了5000块,还有垫付一万多的,一直报不了。”

国有企业是另外一个利益受损群体。大同国旅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该企业国有股份占60%,其余40%为员工持股,拆迁前,大同国旅的房产评估了350多万元,但拆迁一年多了,仍没有拿到补偿款。

如今,大同国旅在大同宾馆租房,“租金,加上取暖、水电气费用,一年得30多万。旅游市场这几年不景气,企业去年已经亏损了,今年亏损将更大。”

最近,大同国旅又增加了另一项重负,为了彻底改造市容,政府要求街道沿街建筑进行外立面装修。不巧,大同国旅所租的这处占地1000多平米的房产是一栋临街的二层独栋建筑,于是也被要求装修,“设计图已经给我们了,算下来得100万。”这位负责人说,“搞城建,把大同搞漂亮了,大家都很支持,但希望补偿做得更好点,毕竟员工要吃饭。”

“今年给员工发工资还不成问题,明年就不好说了。”他只好告诉相关部门,“我没有钱搞这个装修。”




Related news items:
Newer news items:
Older news items:

Last Updated on Thursday, 05 August 2010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