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0617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欣赏 丁仕美篆书书法横幅《治大国若烹小鲜》 - “治大国若烹小鲜”新解

丁仕美篆书书法横幅《治大国若烹小鲜》 - “治大国若烹小鲜”新解

文章首页
丁仕美篆书书法横幅《治大国若烹小鲜》
当代人辨析
“治大国若烹小鲜”新解
“治大国若烹小鲜”献疑与三释
释一:因“不数挠或者烦”像“烹小鲜”
释二:因“守时”像“烹小鲜”
释三:因“简单”像“烹小鲜”
全部页面

“治大国若烹小鲜”新解

《老子》第六十章开宗明义:“治大国若烹小鲜”。什么意思呢?直译很简单,治理大国就像煮小活鱼一样。但圣心高远,微言大义,难就难在怎么理解这句话了。 为了弄清楚老子的本意,我把书架上数十本有关老子的书都查了一遍。发现古往今来对这句话的理解见仁见智,五花八门。比较一致的说法是,老子是告诫执政者,要遵从社会自然秩序,不能朝令夕改、随意搅动、胡乱折腾,否则国家就会出乱。 如此阐释,大意基本不错。但总感觉意犹未尽,没有触及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倒是国内一些信奉经济自由主义的学者们,对这句话情有独钟,频频引用,并结合自由主义经济理论与当前经济现状做了更为全面一些的阐释。大意是说,经济繁荣的动因源于放松政府管制,实施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从而达到无为而治的理想效果。 细细读来,这些解释似乎仍不解渴,但毕竟能给人一些启迪。思之再三,我认为这句话背后隐含者更深刻的经济、社会、政治命题。

第一,面对数量浩繁的芸芸众生,政府要有自知之明,承认自己力有不逮、作用有限。在理解“治大国若烹小鲜”的时候,人们只是注意了煮鱼的举动,没有注意到“小鲜”的数量,忽略了“小鲜”与“大鲜”的区别。烹大鱼时,一般都是一两条;烹小鱼时,是整整一锅,数量繁多。所以,这里的“小鲜”是一个整体上的数量概念,比喻芸芸众生。与小国寡民相反的,是大国多民,民众多如过江之鲫,人满为患。河上公说:“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挠,恐其糜也。”这只说对了一半。为什么煮小鱼不用去肠、不用刮鳞呢?除了怕煮烂之外,恐怕最根本的原因是小鱼太多,处理不过来。这正如大国人力车乘资源太多,政府管制成本过高,事实上根本也没有这个能力去管制,所以才不得不“不去肠,不去鳞”的。换句话说,“小政府、大社会”是比较理想的,在这里,政府不是应该不应该“小”以及愿意不愿意“小”的问题,而是“不得不小”的问题,因为你面对的是使尽浑身解数也难以全部照顾好的“大社会”,你永远无法知道每一条“小鲜”真正的愿望和幸福究竟是什么。其实,这也正类似于哈耶克反复要证明的计划经济在信息方面的不可能问题,也是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里讲的棋子理论。

第二,面对形形色色的芸芸众生,政府要有治无类,一视同仁,大而化之。我理解老子讲的一锅“小鲜”,可以是一类鱼,也可以是小杂鱼,形形色色,良莠不齐。如何煎煮呢?最好的办法是不挑,不拣,不分类,一锅煮之。治大国的道理也是如此,面对不同的公民、不同的经济组织、不同的社会资源等等,都大而化之,不人为地去分三六九等,不时时刻刻总想着对人群划分左中右以及搞什么阶级或阶层分析,即便是人群中“食分五等、衣分五色”,那也不是政府主观为之的结果,而是自然秩序的演化,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这层意思,也正是《老子》第三章所言:“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这样治理国家的方法,就是“其政闷闷,其民醇醇”,反之则是“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第三,面对自然无为的芸芸众生,政府要讲求策略,使治理者和被治理者两相欢洽。小鲜,就是活蹦乱跳的小鱼。在锅里被烹煮的小鱼,随着水温的加热,会越来越不适应,这就是“倍受煎熬”的含义。烹小鲜者,不要只管自己的快乐,而不顾小鲜们的反应。只有两相兼顾,才能两相欢洽,烹鱼者达到了目的,满足了口福,被烹者也心甘情愿,甚至趋之若骛。所以,古人在注释老子这句话时,总是强调要“文火慢煮”,怕的是煮焦、煮烂、煮成一锅粥。其实这样的解释,也只说对了一半,因为这只是从烹鱼者的角度看问题的,没有站在小鲜的角度反观:被烹者也要舒适!所以,“文火慢煮”的结果是“双赢”:烹鱼者快乐,鱼儿也快乐(起码不遭更大的罪)。我敢肯定的是,这正是老子写第六十章的本意。因为“治大国若烹小鲜”之后紧接的一段话是“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意思是说,照这样的方法治理国家,政府不会劳民伤财,百姓也不会犯上作乱,政府和百姓的利益都最大限度地实现双嬴。

第四,面对泱泱大国、芸芸众生,政府要不断提高执政水平,从而达到一种新的境界。有意思的是,有人把“治大国若烹小鲜”解释为治理一个大国是非常简单的。这样理解,也只说对了一半。正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要经历三种境界一样,治大国之简单也要经历三种境界:一是看似简单;二是体会艰难;三是真的简单!无知无识的人,开始肯定认为治大国不难,不就是做一道小菜嘛!尽而会慢慢体会到这道小菜原来并不好做,说是小菜其实不小,甚至很大,比烹龙炮凤难多了。待用心体验,吸取了经验教训后,也就真的简单了。原来,治大国也就是做一道小菜嘛!前后都是一道小菜,说法一样,做法也相似,但境界却不同了。这正好印证了《老子》全书的第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2-01-12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