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04252018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丁仕美书法 书法论文 得“自然”,备“古雅”--评米芾书法(转载)

得“自然”,备“古雅”--评米芾书法(转载)

文章首页
得“自然”,备“古雅”--评米芾书法(转载)
第二页
全部页面

米芾的书法批评是他书法实践的一个侧面写照,两者相互发明、作用。米芾在《海岳名言》中从古人到近人、从用笔到章法、从小字到大字等多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其中褒贬不一,或褒奖非常,或极力贬低。对于一个人米芾也因批判对象的不同而给出相应客观的评鉴。《海岳名言》处处体现了米芾清广洒脱的性格和直率真诚的批评风格。“吾书小字行书,有如大字。唯家藏真迹跋尾,间或有之,不以与求书者。心既贮之,随意落笔,皆得自然备其古雅。”这是米芾对自己小字行书所作的评论。

米芾认为自己的小字行书很有造诣,他用“皆得自然备其古雅”来评论他的小字行书佳作,所以他倍加珍爱的字—“小字行书”作品都很少出示于人。所以,他这种评论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是对自己的得意之作的自我欣赏之语。然而从米芾本人既定的“不为溢辞”的品评标准来说,“皆得自然,备其古雅”的评论已至上乘。由此可以看出,米芾之所以用“自然”和“古雅”来形容自己的作品,多是由于他对自己书法水平的肯定,也表现了米芾对“自然”和“古雅”的喜爱和追求。米芾为何对“自然”如此偏好呢?这与米芾生长的宋代大环境有直接的关系。

宋承接唐而延续书法的发展,而书体发展至唐,各体已基本完备,且楷书的发展已到极致,因此宋人就另辟蹊径以寻求书法的新道路。寻找新道路的同时,起源于唐代并已成为宋代一些士大夫的宗教的禅宗,相应变为他们内心世界另一方面的解渴之甘露。禅宗给士大夫们压抑而复杂的心灵以释重和慰藉,使他们的思想和处世态度均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于是禅宗便从思想上帮助那些异军突起者另寻柳暗花明,进而冲破唐代的樊篱。“幻法有如是,不以禅悦,何以为遣”的米芾也正是由于禅宗的影响而对书法的评判更为深广透析。有了禅宗思想撑腰,有大量观阅历代法书真迹的慧眼和本身天才的禀赋,他更是胆大地去尝试书法实践创新和别致坦率的书法理论批评。于是,他便可以呵宗骂祖,无所畏惧。这不仅仅是他的书法情愫的宣泄,而更大程度上是一种以人为大的胆魄和超凡的气势。于是“呵宗骂祖”后米芾最终把自己的路并到了魏晋的平淡风韵之中—“久之,觉段全绎展《兰亭》,遂并看法帖,入晋魏平淡,弃钟方而师师宜官,《刘宽碑》是也”。米芾一则则短小精悍的书札评论,时时闪烁他理性和感性完美结合的光芒,处处体现了他以“自然”和“古雅”为批评准则的机锋。




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
比较新的文章:
比较旧的文章:

最后更新于: 2010-08-14 17:1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