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10262021

Last update02:38:40 pm

Error
  • Error loading feed data.
Back Art News Latest News 星汉日月,灿烂其中—赏丁仕美书法

星汉日月,灿烂其中—赏丁仕美书法

Article Index
星汉日月,灿烂其中—赏丁仕美书法
第二页
All Pages
丁仕美奥林匹克之歌大篆书法

书法释文:

奥林匹克,生命真谛。同一梦想,天下同一。

优美刚毅,充满活力。人体运动,壮丽无比。

坚韧不拔,勇猛搏击。心灵展示,力量凝聚。

成就辉煌,公平正义。理解尊重,君子争比。

文化科技,精神火炬。灿烂芬芳,典雅绚丽。

东西交融,人文欢娱。追求卓越,永不停息。

共同发展,互相学习。和平象征,五环旗帜。

圣火之光,普照大地。和谐世界,无限生机。

更快更高更强,团结进步友谊。

赏丁仕美书法

丁仕美之睿智,文学艺术界圈子里的朋友早有共识。但当我看到他的书法作品时,领悟到的却不止于此。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光明日报》看到了一篇有关丁仕美人物专访的报道,读后颇感欣慰,为他的成功而骄傲、高兴,因为这位书法家乃是一名煤矿工人。

丁仕美是山西省右玉县人,生长在20世纪60年代。从小随族中贤人习书,哪怕是最困难的时候也不曾懈怠。从上古甲金到明清大家都有研涉。后来又就读于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亲承季羡林、汪曾祺、刘艺、叶朗等多位著名大家之謦欬,才艺又提高到了另一个层面。由专转为广,由唐楷、北碑、汉隶、秦篆一路入金出卜,书内,书外,一碑、一帖,取经、取法,运用他自己搜寻到的史料和传世墨迹,使研究对象具体化、生命化。从他家中丰富的藏书,从他的大量书法作品中,均可以看出其文化素养的厚重。

丁仕美书法的艺术构成,所表现的正是中国哲学的深刻内涵。它既是时间艺术,也是空间艺术,与美术同源,又有诗意成分。古人说,书法不能没有法,但仅有法,未必能得书之道,而书能入道,则必有法的存在。学书练字不悟其道,不得其道,则为字匠。


书法艺术是根据自身规律不断变化发展的。丁仕美的书法在用笔上颇下工夫。他对书法的领悟、学养功夫集中体现在笔上。笔是动与静的桥梁和纽带,通过笔对纸的作用和纸对笔的反作用,方能有艺术的表现。如其草书作品,给人以动不躁、静不板,动呈外虽动而内静;静做到了外现静而内含动。每一点、每一画都赋予了情感,有血脉,有弹力。点如悬崖坠石,飞白更是飞流直下的瀑布,一泻千里。更有萦带缠绵,老树枯枝。可为刚而非石,柔而非泥,似钟表的发条,破空杀纸,体现出用笔之功力。

求新是丁仕美的另一个特点。艺术的继承和发展是新陈代谢,不是肯定其结果,这是事物发展规律。只有否定,才能继承,没有否定,只能成为模拟、模仿。纵观丁仕美作品,在选用材料和格式上非常讲究,有纯生宣纸,有不同色彩的仿古宣,而且不同材料、不同颜色配合不同内容,使作品与材料搭配更完美。在内容与尺寸的搭配上更注意通篇内容的完整,每个字都能独立成体,每行又都与主体相一致,给人以美的享受。

技法之大胆,行笔之诡谲也是其创新之处。他把古典美与现代美相并存,追求匀称亦兼怪异,娴静仍兼狂乱,纤巧亦现笨拙,以笨显巧,以怪显正,以狂显娴,超越了那种单调匀称、娴静、纤巧等版本型的效果,令人回味无穷。如他用卜文的笔法来表现金文近而又融注于草书创作就是一种新的突破。清初傅山先生提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脱变而求不变,亦无法把握不变,脱不变而求变化也不能获得变,既变新又守本,互相兼容,必焕发生机,始竟臻妙。

总体而言,丁仕美的书法作品,既有鼎、碑雄强、厚重、质朴等鲜明特点,又有刻帖、遗墨清丽、婉约、绵长的韵味。其书风碑帖皆融,沉雄洒脱,结体与线条均不假修饰而一任自然,同时重视线条、墨色的丰富变化和结字的腾挪转让。情感和灵性的流露,无论是巨制佳构还是尺牍数纸,字里行间处处充溢着直率、朴厚、开张,且具有相当纯熟的形象感受能力、想象和艺术表现力。善于打破平衡的格局。敢于在疏密上强化对比,以变得势;敢于在敛收上孕化生机,以动造势。通观纵览其谋篇结字,“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青山白云,周天运行……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时代艺术风格。

Last Updated on Wednesday, 22 June 2011 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