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04202019

Last update03:20:24 下午

Back 书法论坛
欢迎您,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瑞典汉学家马悦然谈诺贝尔文学奖
(1 人正在阅读本页) (1) 个游客
  • 页码:
  • 1

话题: 瑞典汉学家马悦然谈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汉学家马悦然谈诺贝尔文学奖 7 年, 11 个月 之前 #588

  • jiadakong
  • 离线
  • Senior Boarder
  • 帖子: 69
  • 声望: 0

jpg_281.jpg

瑞典汉学家马悦然

第15届台法文化奖得主、瑞典汉学界的翘楚马悦然院士,5月2日前来位于巴黎的法兰西学院领奖,外界普遍公认马悦然院士是将中国文学引荐到西方文坛的重要推手,因为他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了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从乐府古诗到唐宋诗词,辞赋古文,乃至《水浒传》和《西游记》如此的大部头小说,他都将其译成了瑞典文。

正是他真正把欧洲的汉学研究领域从考古学、语言学扩展到文学,并把中国古代经典文籍和现当代文学创作作品大量介绍到欧洲。那么马悦然院士自己又是如何看待这个推手的角色呢?--他表示,自己从1946年开始跟随啓蒙恩师高本汉学习中文,那个时候高本汉教授学生的是左传,然后是庄子列子,对导师高本汉而言学习中国文学,就要从先秦文学开始。两年后他直接前往四川学习,49年夏天到峨眉山报国寺住了七八个月,跟寺里老和尚学诗词,从此与中国缔结终生之缘。后来在1960年代中期回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汉学系任教,慢慢开始对现代文学感兴趣,但马悦然强调,一定要有古文的底子,中文的基础才会扎实。

出于一种使命感?--马悦然说自己是一个研究汉语语法与音韵的学者之外,也是一位翻译家,所以自然有责任将自己喜欢作品的一部分翻译成他的母语即瑞典文,他从60年代开始,慢慢开始翻译,先译了左传庄子,然后是古典小说《水浒传》和《西游记》,唐朝语录也译了不少,再拓展到近代的作者,如艾青、老舍、沉从文、卞之琳等人。他表示翻译工作是他的“爱”,是一件非做不可之事。

诺贝尔奖不是颁给一个国家而是颁给一个作者、一个个人

作为瑞典学院的院士,马悦然多年来参与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工作,那诺贝尔文学奖有无其限制性?--他对我们解释,他就此问题讲过多次,诺贝尔文学并不是世界冠军,就是瑞典学院18个院士每年选出来一位好的作家授与其的一个文学奖而已,而每年有那麽多位好的文学作家,可是每年只颁给一个人,因此不要把诺贝尔文学奖看得那麽重。此外,他提到每临近公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之际,记者常会致电给他,有一次,中国大陆记者打电话告诉他说,冰岛得奖了,但中国没得奖,他回应这名记者,冰岛没有得奖,是冰岛的一位作家得了奖,诺贝尔奖不是颁给一个国家,而是颁给一个作者、一个个人。也有记者问到中国文学何时才能走向世界?对此他强调出,两三千年前中国就有诗经,同时期瑞典人还在森林狩猎;之后又出了杜甫、李白,还有文心凋龙这麽一部探讨文学理论的作品,然而欧洲当时连什麽是文学理论都弄不清楚,中国老早就在世界上了,这是每个中国都应该体认到的。

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贵处在哪儿?--马悦然个人认为,最理想的是,将诺贝尔文学颁给大家并不熟悉的好作者,例如从波兰移居到纽约的美国犹太裔作家辛格,他获奖前几乎默默无闻,得奖后世人才发现他的作品。至于前几年颁给英国年事已高且很出名的女作家多丽丝•莱辛,其实就有一点多余了,他还幽默笑着对我们说,他本来不该这么讲的。

文学通常也会反映出一个时代的面貌,海峡两岸的华文作家在不同的政治氛围下的表现差异在那裡?--就此项问题,马悦然首先说不喜这种区别,用华文文学一词就够了。不过,台湾因为没有历经文化大革命,当然就不会有“反精神污染”这种类型的作品。他还提到很欣赏台湾的新诗作家,尤其是杨牧。马悦然认为通晓中外文学的杨牧很特别,是现代华文诗坛中非常重要的一位创作者。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 鲁迅
  • 页码:
  • 1
页面处理时间: 0.10 秒